Google+ Followers

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病榻瑣記

月初胸口常感翳悶, 本以為是睡姿不良壓傷肌肉而導致微疼, 然而翳悶持續, 心知不能輕, 遂找心臟專科醫生檢查, 做了正電子掃描(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簡稱PET Scan) 報告下來, 證實是冠心狀動脈栓塞, 三條血管其中一條栓塞程度竟達99%, 唯有依醫生建議做Angioplasty手術(俗稱通波仔)。入院前夕, 收拾日常用品當兒, 想起平時出外旅遊收拾行裝的歡樂心情, 此刻又是別樣的滋味。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住院。 雖說現今醫學科技倡明, 通波仔已是普遍手術, 但仍存在一定的風險, 心情自然有點緊張。記得年初偶然從雜誌上看到流年批文, 說我今年犯太歲, 健康會出現問題或要住院, 看來也是天意, 唯有聽天由命了。入院前幾天依醫生囑咐先服食抗凝血藥, 等待之間, 心情也就慢慢平靜下來。

通波仔手術一般是從手腕的動脈插入導管, 直達心臟血管進行安置血管支架 但由於手術期間可能有突發阻礙(如血管狹窄或脆弱), 便得即時轉從腹股溝(鼠蹊)部位的動脈插入導管, 因此得事前準備, 作為臨急改位, 連手背的靜脈也得預先插上輸液針, 以備萬一手術出事要入深切治療部急救輸血。幸得名醫悉料理, 手術十分順利。只是難為我手術後手臂滿佈針扎孔, 青一片, 紫一片, 黃一片。臂纏紗布, 抽痛多天。

出院後休息幾天, 已耐不住寂寞, 百無聊賴之中心總想往外闖, 於是與妻約了摯友K君飲茶。品閒聊間K: 「是否感覺很幸福呢?」 是的, 此次雖手術費用不菲, 然而買回健康, 值得。能回復正常生活, 無牽地看日出日落, 跟好友談天說地, 還有什麼比這更幸福!
 
 
平生第一次入住醫院, 我選擇入住頭等病房圖點清靜。病房頗為寬敞光猛, 有如酒店客房。躺在這台電動化的病床上, 我竟動了頑童之心, 嘗試按床邊的按鈕, 感受那病床的升降和屈摺角度。玩弄之間, 心想這床曾為多少病人睡過, 有些或已亡故, 但人世間生死本屬尋常, 人壽修短隨化, 想到這點, 心亦釋然。由於不習慣睡陌, 第一晚睡得不安穩, 中整晚總覺房間窸窣有聲, 我素來不怕黑, 也沒有去理會了。後來才知原來是護士不時進來巡房、量血壓、探熱, 頻密時隔十五分鐘一次。哈哈, 我想起一句英語笑話: A nurse is the person who wakes you up to let you take your sleeping pills.
 



 
病房位於養和醫院33, 寬敞的落地玻璃窗俯着跑馬地山邊的民居。看着那沿山而築的纖瘦高樓, 鱗次櫛比, 層疊疊, 總感覺人跟苔蘚蔓藤無異, 也不過是一種與萬物同沾雨露、依附土地蔓延而活的生物罷了。我在房中俯瞰眾生, 有點超然出世, 但畢竟仍是人世的一粒卑芥子而已。
 



每逢外遊, 我總不忘帶上一兩本書, 得以打發空閒時間。這次住院當也免不了帶書。入院前遍搜書架, 左挑右揀, 最後還是選了一部<古典˙笑府小品>住院畢竟不是愉快之事, 怎能不讀一點輕鬆的東西此書以文言文書寫, 多有解之篇一讀之下, 始覺文言體栽笑話言簡意賅, 讀來更覺傳神。誰說中國文學缺乏西方幽默?
 



摯友K君得知我入院做手術, 特意給我送來一座跟他自己體態不相伯仲的相撲人偶。人偶旁小木牌上書「鬥志」。沖着這句勉語, 我就坦然面對這次說得上是大的手術吧。

人的體態各異, 燕瘦環肥, 孰醜孰美沒有標準。春秋時代的楚靈王不限男女, 只喜歡細腰, 因此宮娥妃繽、朝中大臣, 以至民間士人皆投王所好, 惟恐自己腰肥體胖,失去寵信,因而不敢多吃,每天都只吃一頓飯用來節制自己的腰身。每天起床整裝時先屏住呼吸,然後把腰帶束緊,扶著牆壁站起來。等到第二年,滿朝文武官員臉色都是黑黑黃黃的了。這給歷留下一句笑: 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如此治, 也難怪楚靈王後來眾叛親離, 最終在逃中吊死於荒郊。唐玄宗則偏愛楊貴妃體態之豐腴, 這點我倒與玄宗有同好。看見胖嘟嘟的孩子, 總想往面珠兒捏一把。體格壯碩的人士, 總于人一種沉厚踏實的感覺。瘦骨嶙峋, 只怕扎手哩。

羅馬凱撒大帝也是討瘦子, 他時身邊有圖謀反的朝臣, 其中對卡修斯(Cassius)特具戒心。有一次他對愛將安東尼(Anthony):

Let me have men about me that are fat, 讓我身邊圍繞着胖子,
Sleek-headed men and such as sleep a-nights. 那些皮光肉滑睡眼惺忪的的人。
Yond Cassius has a lean and hungry look. 你看那邊又瘦又餓的卡修斯。
He thinks too much. Such men are dangerous. 他太會動腦了。這類人最是危險。

689一副狼鷹惡相, 不為大眾接, 下一屆特首不妨選個胖上場, 或可消一點社氣。

最近哥倫比亞著名雕塑家博特羅(Fernando Botero)的大型青銅雕像進駐中環海濱, 全是脹鼓鼓的人物雕塑。 塑除供展覽外, 亦可讓覽賞者觸摸, 體驗一下何謂體積美。博特羅說: 「我創作的不是胖子, 而是想通過現實題材來表達一種體積帶來的美感和塑性。藝術是變形和誇大的, 跟胖子沒有關係。不止是人, 我畫的動物、水果、樂器也都是脹鼓鼓的。」  趁展覽仍在進行, 大家不妨抽空去看一看這大師級的傑作。
 



除了相撲人偶, K還給我帶來一隻水晶葫蘆為我祈福。葫蘆身晶瑩通透, 內壁有彩繪, 把玩之下, 更覺可愛。
 



這是K君送的另一隻紫袍玉帶石觀音掛飾。紫袍玉帶石屬沅州石眾多品類中的一種,產於武陵山脈,今湖南芷江明山至貴州省梵淨山區。玉帶石中有多種層次清晰的顏色,平行延伸,分佈均勻,似條條玉帶,其表層的精美圖案,形如紫袍,故稱紫袍玉帶石。雕匠會依顏色層次雕出不同的擺設。例如這個就是以紫為背, 再以白色部份雕出觀音像。
 
 
 
K君還給我送了一顆崖柏木雕的花生米, 寓意生機蓬勃。
崖柏木」屬珍貴的木種,特點是高密度(沉水), 油性大, 香氣芬芳,醇厚濃郁,長時間存放味道更佳。本身就極具收藏品價值。

 
出院至今轉瞬又有兩周, 而博文也擱筆差不多一個月了。昨天查閱敝博誌, 有幾位博友問候我的留言。有的猜想我離港遠遊, 有的以為我去了靜修。有感諸位的關懷, 因此重新執筆, 一來活動一下手指關節, 二來也好好地給關心我的朋友一個交待。

近年來我甚少祝福人家橫財就手, 金銀滿屋。只感健康最為重要。就此謹祝各位身心安康, 出入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