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

從「一」說起





Blog友六斤在我早前的厲害的中國話>博文中留言說: 德文 der, die, das, 法文 le, lales,算煩,但中文好似都唔輸蝕。點解係一匹布,一匹馬,一隻豬,一頭牛,一張紙,一張椅子,一個波,一個人,最低限度我唔明,鬼佬更加唔知點學。廣東話仲攞命,一舊水,一篤屎,一條仔,通通都好似六斤咁冇邏輯。

「冠詞--Article」英文似乎簡單得多, 不就是「a, an, the--- a pen, an apple, the door。英文其實都有量詞, 例如a piece of paper(一張紙), a piece of shit(一篤屎)...。講到量詞, 英文其實更為繁複。中文"一群"就可以隨意配搭: 一群人、一群牛、一群蟻...。但英文就有好多「集合名詞 (collective nouns): a colony of ants, a pack of hounds, a herd of cows, a flight of bees, a flock of birds, a horde of mice, a romp of otter水獺, a brood of chicks, a band of coyotes郊狼, a litter of puppies, a gang of elk麋鹿, a school of whales, a gaggle of geese, a swarm of gnats... 要數落去十頁紙都寫唔完, 記都記死人。當然中文都有「集合名詞, 主要是用來描寫一個"單位"內的東西。例如一籠雞一籮穀一村人, 一碗粥...。不過如果拿走那些「集合名詞, 例如"一雞死一雞鳴""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一日夫妻百日恩"... 咁就唔係指一個單位, 而係形而上嘅抽象描寫。

其實中文單純""字和配搭其他名詞時意思是有微妙分別的。單純""通常是用來強調某種情況, 是「虛詞」而不是「量化詞」:
"一飯之恩"並不是指只吃了一碗飯, 而係感謝扶危救濟之恩;
"眼淚"強調悲哀程度(其實是淚下如雨, 不只一);
"一拳打死你"表示忿怒之極(打第二拳都多餘);
"一目十行"並唔係考數學表示"雙目二十行"。係強調看書非常快。
"一毛不拔"唔係真係話一條毛都唔捨得掹, 光頭佬一樣可以好孤寒。
"願天下有情人同聲一哭"唔係話喊一聲就停, 而是悲絕人寰。
"一手遮天"唔係指最高領袖其中一隻手, 成個管治階層都可以一手遮天。
․「淋井愈哦」話政改"一錘定音"係強調"亞爺吹雞, 全部跪低", 唔駛旨意有機會打第二錘。
""字係終極, 幾多都好, 最終都歸於一: 四目相投就一見鍾情。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甚至攬住一齊死。

講到"", 英文嘅"a, an, the"已經算簡單。德文就變化多端, 單係"THE"已經煩到你唔想做人。基本上有五款der, die, das, dem, den 如果配合埋性別(masculine陽性, feminine陰性, neuter中性, 加埋plural複數), 再因應cases "格詞" (nominative主格, accusative受格, genitive屬格, dative與格), 買一開十六, 變成十六款。仲勁過「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相,四相生八卦」。 咁仲未完, 連個"ein"(one)字嘅尾部份都要跟以上格式變成ein, enes, einen, einem唔暈就假。

仲有一樣更加攞命, 德國佬"陰、陽"冇晒邏輯。中國人日係陽, 月係陰, 石頭係中性。 德文剛剛相反: 太陽係陰性(die Sonne), 月亮反為係陽性(der Mond), 石頭(der Stein)明明係死物, 但係屬陽性, 而女孩(das Mädchen)又偏偏無性別, 屬於中性。馬係中性(das Pferd), 老虎屬陽性(der Tiger), 貓又屬於陰性(die Katze)男女同性戀者die Homosexuelle/die Lesben)又全歸為陰性。唔明白德國佬係咪太得閒亞茂整餅? 知識份子可能會識, 我就唔信德國啲耕田佬同鄉下婆搞得掂咁複雜嘅文法。講真, 我學德文單係記呢瓣已經搞到一頭煙, 一壳眼淚。我問過老師德國人性別方面咁冇邏輯, 點算好? 佢話: "幫唔倒你, 死記啦。"

越講越遠, 我開支票習慣用英文寫數字: one, two, three...。不過成日寫錯字: forty寫成fourty; fourteen寫成forteen; ninety又寫成ninty。 寫一次總要撕爛幾張支票重寫。老妻就鍾意用中文數字大寫, 幾大銀碼都好, 下筆如飛, 永冇寫錯。睇嚟我都要改下個寫支票習慣。

最後考下大家中文數字大寫識得幾多個。答案在回應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