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感情的沉澱



這是年前寫下的一篇雜記。

考慮了多時, 終於決定給往了多年的舊房子來個大翻新。先把室內設計事宜交給裝修公司去策劃, 構思定奪後便開始把屋裏所有東西裝運貨倉暫存, 把房子騰空方便施工。 運輸公司送來五十多個大型紙皮盒供放置物品用。

滿以為收拾東西是簡單不過的事情, 而且也可趁機清除一下多年積存的“廢物”, 可是一開始便感覺無從下手。 打開櫃子, 拉開抽屜, 滿眼儘是多時沒有碰過的舊物 ----- 讀書時的成績表、求職信副本、以前工作時留下的文件、朋友的書信明信片、堆積如山的照片、旅遊時購買的紀念品、斷續寫了又停下的日記、閱讀筆記、一疊疊發黃的陳年剪報與圖片、兒時的收藏品、已無唱機可播放的黑膠唱片…撿在手中端詳, 總覺得每件舊物都附著一種難以棄離的感情。 撿了大半天, 下不了手, 結果還是把它們一古腦兒放回紙皮盒寄存倉庫, 留待房子裝修好後再決定拋棄與否。 其實, 我又何嘗不曉得我只是在猶豫不決之中拖延取捨的決定! 而我相信最後我仍是會把舊物全部留下。 , 總是對感情如此拖拖拉拉的。

眼前是一本泛黃殘破的日記簿。 翻開一看, 其中一頁夾著一片用透明膠片封好、乾硬得已變成深褐色的楓葉。 那是三十多年前一位自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到加拿大留學時寄給我的。收到楓葉那天, 我在日記上寫下這段字句:「今天收到C君從加拿大寄來的信, 並附有照片一幀。 他看來精神奕奕, 身上穿著厚毛衣, 想是天氣已經很冷了。 來信中夾著一片剛從樹上摘下的楓葉, 他希望我能為他夾在厚書中。 楓葉雖是一件微小的東西, 但它遠涉重洋, 從老友的手上到達我的手中, 卻變成極貴重了。 我彷彿從葉子上看到行行他思念我的字句。 現在我將葉子封起存於日記簿內, 留為紀念。」 C君的一片紅葉讓我感動多年, 而他已於兩年多前不幸因喉癌不治去世了。



(三十多年前C君從加拿大寄給我的一片楓葉, 仍夾在舊日記簿的內頁。 一片枯黃, 見證了時光的流逝。)



另有一本小巧的相簿。 翻開一看, 竟是我念中學時代女友的照片。也是有緣無份, 最終我們還是分手了。之後大家再沒有見過面。 聽說她後來嫁了一位技師移民去了外地, 未知她如今是否己兒女成群? 假如當日她與我結合, 我會否給她帶來幸福? 未知我記憶中她那娟好的容貌現今已額上添上了多少生的條紋? 芳蹤已渺, 心仍牽記, 默默祝福她幸福。

房子裝修, 又翻起一池感情的沉澱。 而沉澱之中, 又看到一些揮之不去的感情, 也撩起一陣無奈與唏噓。

我不忍棄掉「楓樹」與「照片, 仍將它們混在其他舊物中放回原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