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印尼之旅(十四): 艱苦的一程



兩天豐富的節目下來, 別過峇里島, 經過一個半小時的機程, 終於到達印尼之旅最後一個站頭「泗水」。

泗水Surabaya)是印尼第二大城市,位於爪哇島東北角,也是東爪哇省首府。
關於泗水的地名的由來,也很有趣。泗水,爪哇語「蘇臘巴亞Surabaya),原意是鯊魚鱷魚,因此地原為荒涼的沼澤而名。華人感其拗口,先諧成「泗里木」,再進一步雅化便成道地的漢名「泗水」。

關於泗水地名由來的另一個傳說: 明末清初發生「漳州兵災」(鄭成功、鄭經父子抗清:清朝順治三年到康熙十九年1646-1680年,導致漳州年年戰爭), 大批中國福建漳州府龍溪縣移民來到印尼,帶來中國福建民間信仰「泗洲佛祖」即「男像觀音佛祖」來到「蘇臘巴亞」建廟供奉,保佑人們免受鯊魚和鱷魚的傷害,後來在華人語中供奉「泗洲佛祖」的廟宇「泗水廟」就慢慢演變為「泗水」的地名,清代同治八年印尼泗水華僑鄭拱照回鄉捐錢重修「龍溪古縣城鸛林泗洲佛祖寺」,石柱上刻「佛稱文,黎庶共仰文明。洲號泗,淵源直通泗水。」

泗水約有400萬人口,其中華人100多萬,六成為福建閩南人,三成為客家人,其他地區華人佔一成。





飛抵泗水, 飛機下望一片整齊的紅屋頂民居。遠方一帶遼闊的平原, 于人一種和諧與寧謐的感覺。
 







簡樸的泗水飛機埸, 有點時光倒流的感覺。
 







又得從停機坪步行到客運大樓。
 







這是印尼之旅最艱苦的一程。

由於重頭戲是觀日出, 第二天凌晨三時許便要上, 不能在市區住宿, 因為假如出發時路上碰上交通阻塞, 便會躭誤行程而錯失日出。因此我們直驅郊外「婆羅摩火山」山腳下的旅館。未到旅館, 導遊叫大家先有心理準備, 說假如房間有熱水、床單沒有發霉味道、床上沒有蟑螂, 那就幸運過中六合彩。

到達旅館, 迎接我們的是一處冷清清的簡陋接待處。
 







趁天色未暗, 到旅館四周一看。屋角兩名旅館員工正在垃圾桶旁撿視蝦隻。還好, 我們不會在這裡用餐。
 







各人被分派入住客房。

庭院地面青苔處處, 走路得步步為營。 單薄的旅舍內房間燈光暗淡, 一陣霉味; 一張連東西也放不下的簡陋小木桌, 床上觸手是潮濕的床單; 翻開薄被, 果然爬出一隻小強。 巡視一下洗手間, 只見地面處處積水, 內有膠桶儲水, 供如廁後用水売勺水沖廁。晚餐與翌日早餐欠奉, 得自備乾糧充飢。過去幾天連續都是入住五星級豪華酒店, 一朝淪落山區陋館, 好不慘然。

從香港出發時本來已有點傷風感冒。當晚沒熱水未能沐浴, 只能以冷水抹身。由於山間氣溫寒冷, 寒氣侵身之下, 病情惡化, 接著連夜咳嗽痰湧, 整夜不能成眠, 和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耳聽房門玻璃間隔外撲撞的飛蛾, 一秒一秒地靜待清晨三時morning call
 







凌晨三時許, 吉普車司機早已在外等候接我們上山觀日出。每車只載六人。
 







漆黑中車子在蜿蜒的山路往山上爬。 當時大雨傾盆, 不辨西東, 司機們只靠閃爍的紅色車燈保持車輛的距離。路上車子顛簸得我又痰如泉湧, 咳嗽大作, 幾乎爆肺。
 







到達目的地, 還得下車走一段坡路到觀日出地點。大雨寒風之下, 我與妻互相緊靠, 撐着雨傘亮起手電筒, 踏着地上只有幾呎範圍的手電筒黃光, 一步一步咬緊牙關而上。黑暗中團友們漸漸互相失散, 我與妻也不知身在何處。此時我又開始咳嗽, 氣喘連連。 妻說不如放棄上山, 站在原地等待天明時歸隊。可是我不想就此罷休, 堅持繼續下去。
 







就這樣在大雨之中摸黑繼續而行, 也不知何處是止境。未幾天色稍亮, 眼前出現一片黑壓壓的人影。啊, 終於到了!
 







加入人群靜待日出。 可是滂沱大雨, 霧鎖重山, 大家心知與日出緣慳一面。過了日出時間, 天色漸明, 遊人一面悵然, 紛紛散去。其實到處日出都是可遇不可求, 例如遠赴極地觀北極光, 同樣是要碰運氣。這次觀日出不遇, 我也只能以平常心處之。帶病上山就當作一種意志的磨練吧。
 







沿來路下山, 晨曦中才知這是來時摸黑中踏過的石級, 光明多可喜啊!
售賣紀念品小販也準備開檔了。
 







離開觀日出亭, 下一站到馬驛站騎馬登婆羅摩」火山。剛才接載我們的吉普車陸續抵達馬驛站, 準備讓遊客揀馬。
 







馬伕策馬而至, 準備兜客。
 







白馬、棕馬、黑馬, 任君選擇。
 







呢匹馬有啲怕醜。
 







女士嫌呢匹唔係名牌, 問有冇赤兔、的盧、黃騮、烏睢、血汗寶馬?
咁揀擇, 隻馬仔好自卑, 聽到頭耷耷。
 







這裡的馬兒都很細小, 似驢多過似馬。
 







馬伕落足咀頭兜客。
 







這匹黑馬無人問津, 隻狗仔話我幫你去拉客啦。
 







客人揀好馬, 相繼策馬而去。
 







呢位十八歲200幾磅團友哥哥仔偏偏搵隻馬BB騎。隻馬真係舉步維艱咯。哥哥仔騎完俾貼士記得爽啲手呀!
 







觀日出亭下山, 由於剛才過勞, 又開始咳嗽大作 看到團友們逐一策馬而去, 只有暗羨的份兒。我自量力, 放棄騎馬, 留在馬驛站瀏覽一下四周的景色。
 







山間一片蔥綠, 份外悅目。
 







往上便是聞名的「婆羅摩火山」。團友們便是騎馬治此上山去觀賞火山口, 可惜我錯過了機會。惟有從網上找到兩幅圖片補白吧(見下圖)
 







(圖片借自網絡)

婆羅摩火山(Mount Bromo),高度2,393,位於東爪哇島泗水東南,相距大約150公里。它位於唐格爾山(Tengger)的巨大火山口之內。登格爾山大約於80萬年前形成,如今火山口直徑足足有10公里之闊。其後這個大型火山又再爆發,在廣闊的盆地上相繼誕生了婆羅摩火山,Mt Batok 和塞梅魯火山。這個高原上有村落,村落盡頭有懸崖,懸崖下是沙海盆地,盆地中央有火山口的奇特景觀。
 







(圖片借自網絡)

雄偉的 Bromo 火山 Mount Bromo,印尼最著名的火山之一)。 Bromo 火山是 Tengger Caldera 板塊的其中一個高峰,由於山頂經爆發後暴露在外,因此非常容易辨認。火山裡的Sea of Sand覆蓋著多層的火山灰。無論是乘吉普車還是騎馬,Bromo火山及其周圍鄰近的幾座火山都是獨特的景觀。
 






由於行程緊湊, 加上旅館餐食欠奉, 團友們只靠自備的乾糧充飢。騎馬節目完畢, 導遊拉隊離開山區, 趕往市區的Restoran Victoria餐廳, 好好地吃一頓午飯。 






午飯後轉住五星酒店Meritus Surabya Hotel。 經過早前旅館的一夜折騰和登山觀日後的一番勞頓, 現在最想做的是來一個熱水澡舒緩一下筋骨, 然後好好睡一覺。
 







Meritus Surabya Hotel Lobby

 







Meritus Surabya Hotel Lobby

 







一枕安寧到天明, 第二天早晨第一個到達酒店餐廳吃個豐富早餐。
 







Our Father in heaven, hallowed be your name... 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  Amen.
 







用過早餐, 大家到出外去瀏覽一下市面的光景。
無名英雄紀念像(gugus patung gugur bunga)是為了紀念19451110日泗水市大會戰中的無名英雄。
近代,泗水是民族獨立革命、反抗荷蘭殖民統治的橋頭堡。當天殖民統治者組織叛軍對泗水進行猛烈反攻,手持原始武器的泗水人民,一鼓作氣,殺死叛軍的頭目。雖然反抗最後失敗了,但泗水人的勇敢卻大大振奮了印尼人民反抗侵略者的士氣。
 







寧靜整潔的泗水市容。

 








泗水,在印尼語稱為SURABAYA,即鯊與鱷之城。據說當年一個國王看見泗水河口有一條大白鯊和一隻大鱷魚在交戰,因而得名。如今,鯊鱷成為泗水的標誌,象徵著勇氣和果敢。










一座仿峇里島印度海神廟石門地標而立的碑, 不過形狀改成蓮瓣。
 






流動紀念品售賣車。
 







現今手機都可以影相, 還賣菲林?
 







躺在門前地板上聊天的婦女。涼浸浸的地磚舒服過嘆冷氣。
 






兩個娃兒, 穿戴着潔白的頭巾和裙子, 小小年紀也流露着一派端莊。
 







甘蔗田
泗水屬熱帶雨林氣候,盛行偏東風。年平均氣溫為2331。每年霧日有4天,雷雨日有74天。全年平均降雨量約1600mm, 是極有利於農業的條件。
 







仍靠人力操作的耕農。
 







綠意盈野, 碧草如茵, 住在高度發展的石屎森林中的都市人有何感想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