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止庵法師愛閑

一生心事只求閑,
求得閑來鬢已斑;
更欲破除閑耳目,
要聽流水要看山。







先前送我觀音像的老友K君昨天又送給我一尊鐡丸石製的「小沙彌」雕塑像。小沙彌趺坐石上, 雙手抱膝入定, 狀甚安祥。身旁的小火爐柴火正旺, 空氣中彷彿瀰漫着紫砂壺冒出的茶香。小沙彌閉目沉思之間, 微仰頷頦, 忘機於茗香的氲氤中。找來一小盆「酒瓶蘭」放在小沙彌身旁, 秀逸的蘭葉拂揚於小沙彌的頭頂, 平添幾分雅致, 端的是一片「閑」的意境!

人的一生營營役役, 俗務纏身, 總是無暇停不下來享受一下閑情逸趣。無可否認, 身為俗人, 天一亮誰都得為開門七件事費神, 哪得工夫去? 其實「閑」並不是遊手好閒, 而是要懂得在繁瑣的世務中忙裏偷閒。人生無論多忙多苦, 總有片刻的歡愉心境, 這個時候便要把握機會放鬆心情, 享受那縱是片刻的安寧。人總是為未來費心: 買了新衣裳先藏起來擇日穿著、拿不定主意決定哪天到心儀已久的地方旅行、等待退休時學繪畫攝影、想帶子女到海洋公園玩樂而久而未決、計劃帶父母外出飲茶而一再拖延 ... 等啊等的, 日子就在猶豫不決之中無聲無息地消逝, 直到某天眼蒙耳聾、背駝膝痛、食不下嚥, 什麼也做不成, 那時候才悔不當初。正如止庵法師愛閑詩中所說: 一生心事只求閑,求得閒來鬢已斑。人被辛勞憂煩奴役終其一生, 這是何苦?

其實我輩該多放眼於"", 只要懂得放開心懷, 保持耳聰目明, 明辨是非, 多看山水(此處所指未必是真山實水, 大自然之雅趣與悠閒是也), 學會放下, 追隨心之所趨, 亦足以享受人生矣。 「閑」不用刻意去安排, 境界之端, 那就菩提非樹, 明鏡非台, 何來塵埃? 耳目破除, 山水也就渾然於心了。

我愛馬致遠《離亭宴歇》中的曠達

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何年是徹?
看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釀蜜,急攘攘蠅爭血。
裴公綠野堂,陶令白蓮社,愛秋來那些:
和露摘黃花,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
想人生有限杯,渾幾個登高節。          
囑咐俺頑童記著,便北海探吾來,道東籬醉了也。

我也愛白居易《問劉十九》中的幽情: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我更愛辛棄疾《西江月遣興》中的豪邁:

醉里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工夫。
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把「小沙彌」像放在書桌前, 案牘勞形之間看一看他那閑逸的神態, 箇中禪理自見; 心中一笑, 混身通爽, 就像服了一帖清涼劑。

還有幾天又要跨過2015的門檻。際此良辰吉日, 願各位朋友新的一年心境愉快, 身體健康, 享受閑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