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10月17日 星期四

The Road Not Taken




人生道路縱橫交錯, 千迴百轉。三岔路口當前, 多少人臨岐悵惘, 徬徨於千狀萬態之中, 取捨無從。 縱或最終能選擇想走的方向, 然而旅途上總會為先前的抉擇患得患失, 未知前途如何? 站在此地又覺那邊風景獨好, 想重來又為時已晚,。顧盼之間, 千帆過盡, 匆匆已是一生。
無論如何, 人生的道路, 平坦或崎嶇, 那怕是獨自上路或携伴同行, 要生活便得走下去, 而無論作出何種抉擇, 只有義無反顧, 為自己負責, 承擔一切。 因為路只有一條, 熊掌與魚不能兼得。

美國詩人羅伯.佛洛斯特(Robert Frost, 1874 –1963)有一首詩<The Road Not Taken詩中用語簡單, 音韻優美, 朗朗上口。意境則深入淺出,狀似寫景,卻別有寓意和哲理。

以下是佛洛斯特The Road Not Taken(沒走上之路)原詩, 並附上拙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金黃色樹林中路分岔口,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可惜作為一個旅客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我不能同時走兩條路。佇立良久,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我極目前方盡頭,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直到矮樹叢的彎處;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然後我踏上另一條路, 它同樣幽美,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或許更甚。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因為它綠草如茵, 少有人跡,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不過就足跡看來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兩條路差不多一樣。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那天早晨, 兩條路上都灑滿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未被踩踏過的落葉。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 我把第一條路留給日後!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然而道路千迴百轉,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不知道我會否重回此間。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多少歲月以後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我將邊訴說邊歎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林中某處的道口分岔,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我踏上一條較少人跡的路,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而一切就那麽地不同。



佛洛斯特本人一生充滿坎坷: 早年父親酗酒, 母兼父職。其後父母雙亡, 復經子女早夭之痛、婚姻失敗、經濟困難、詩作不被賞識, 因而精神大為困擾。佛洛斯特本欲走律師之路, 也曾想入教學之門。然而個性使然, 他最終放棄課業, 從事詩歌創作, 選擇了詩人之路, 希望於失序的現實生活中,重新納入人生正軌, 藉著寫詩排解人生的焦慮, 達到一種和諧的境地。

經過多番努力, 佛洛斯特終於成名, 為自己塑造成一位質樸、溫柔的「新英格蘭莊園詩人 (Pastoral Poet),並以此形象穩固了他在美國文學史上獨特的地位。佛洛斯特對現代詩的貢獻,如同他在<沒走上之路>中所描述的,在於他選擇了抗拒自由詩體(free verse)的潮流,探索結合詩體與新藝術形式的可能性:無韻詩體(blank verse)。詩人自由運用傳統的抑揚格韻律結合日常生活話語的自然韻律感,創造了一種具戲劇張力,宛若口語,卻深具哲理節奏的詩的語言。

佛洛斯特於1961年甘乃迪總統的就職典禮上,獲邀朗誦其詩作<全心的奉獻>(The Gift Outright),成為詩人一生中最為榮耀的時刻。1963129佛洛斯特於麻州的波士頓以89歲高齡與世長辭。

佛洛斯特一生獻身詩的藝術, 鍥而不捨, 無悔無疚。他選擇了一條較少人走的路,最終實現了自我期待,化解生命中的不安與矛盾。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中論人生三大境界:「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回首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這正是佛洛斯特詩路歷程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