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11月11日 星期一

短篇之王



1) 有一天紀曉嵐進宮要面聖,被一位太監攔著。
那太監素知紀曉嵐饒富機智奇才,便央求他說個故事, 否則不讓他過去。
紀曉嵐沒辦法只好說道:「從前有一個人... 說了這一句便停住, 許久還不接下去說。
太監等了半晌, 不耐煩地追問問:「下面怎樣呢?」這時紀曉嵐笑了笑說:「下面沒有了。」
太監紅了臉訕訕的讓紀曉嵐過了去。

紀曉嵐這個可說是諷刺與幽默兼備的短篇小說。

2) 的士內後座的乘客靠前輕觸司機的肩膀, 想問一個問題。司機一聲尖叫, 猛力煞車以致車子失控, 差點兒撞到大樹上。
驚魂甫定的乘客向司機道歉: 對不起, 沒想到輕拍你的肩膀一下把你嚇得這樣。
司機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 , 不。我該道歉才是。是我的錯。今天是我開始駕駛的士的第一天, 過去25年我一直都是開棺材車的。

這算是一篇懸疑加驚憟的短篇小說了。

3) 世界最短的推理小說是:「他死了,一定曾經活過。」

一口氣說了三則故事, 但這並不是本博文的主題。其實我想給大家介紹一位世界知名的美國短篇小說家歐•亨利 (O Henry)

年輕時我嗜讀長篇小說: 英、法、俄、義、德、西班牙等巨著英譯本, 動輒數百以至千頁也等閒視之, 而且閱讀速度奇高, 活像絞肉機似的, 有空便捧着書本啃個不亦樂乎。投身工作後, 巨量的工作和每天撲天蓋地的資訊剥削了我不少看書的時間, 縱是閱讀短文也是一種奢侈, 長篇小說也就更少讀了。現在唯一讓我望而卻步的是那套放在書架上多時仍未閱讀的3,000多頁巨著 --- 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的《追憶逝水年華》(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看來今後只會當作書櫃"飾物"罷了。但興趣使然, 我仍是放不下看書這嗜好的, 於是取而代之的是便是"短篇"小說了。上乘的短篇小說的確是悅情佳品, 解悶消閒, 無以尚之。




日前又到深圳書城"狩獵", 無意之間在英文書部門撿到一本當代美國小說家歐•亨利(O Henry)的短篇小說選集《Selected Stories》。全書收錄了他的45則短篇小說。站着打了一會兒書釘, 驟然"驚為天人"。書價人民幣28.80, 以會員身份購買折為24塊多, 不買是個罪過(在香港以此價錢可能只能買到封面)



歐•亨利原名威廉•西德尼•波特(William Sydney Porter),美國小說家。他少年時曾一心想當畫家,婚後在妻子的鼓勵下開始寫作。後因在銀行供職時的賬目問題而入獄,服刑期間認真寫作,並以「歐•亨利」為筆名發表了大量的短篇小說,引起讀者廣泛關注。他是一位高產的作家,一生中留下了一部長篇小說和近三百篇的短篇小說。他的短篇小說構思精巧,風格獨特,以表現美國中下層人民的生活、語言幽默。

歐•亨利的小說最顯著、最為人熟知和稱道的特點是結尾出人意料(即「歐•亨利式結尾」--- "O Henry Ending")。他在故事情節發展過程中,將某一方面著力描寫。這些描寫與主題是密切相關的,但並沒有觸及最重要的事實,最重要的事實只用一兩筆帶過,讀者難以看出他埋下的伏筆。到故事結尾處,筆鋒一轉,寫出一個意想不到的結局。這時,讀者再回想一下整個小說,會為歐•亨利的構思的精妙而拍案叫絕。

歐·亨利有很多的小說以紐約為背景。他不寫紐約的繁華,至多只略帶幾筆。他筆下的紐約是個怪事層出不窮的大都市。當時有人說,紐約的社會基礎是四百個上流人物,他們舉足輕重,但歐·亨利就在《四百萬》(The Four Million)中針鋒相對地提出反對意見。他認普通民眾才是社會中最最重要的人。他主要寫小人物,但偶爾也寫大人物,但他們不是作為社會中堅力量出現的,而是出現在滑稽劇性小說中。

歐·亨利對紐約人有褒有貶,但他筆下對美國西部人卻表現出明顯的好感,這大概與他長期生活在西部有關。他筆下的西部人都是忠厚淳樸、勤勞勇敢、聰明能幹、重兄弟義氣的人。歐·亨利在寫作時並沒有批判美國社會,也沒有想到將人作階級上的劃分在他的作品中,任何地方的人都有好有壞。他的感情傾向、是非觀念在小說中非常清楚。他對低工資的女售貨員的同情,但也不客氣地勾畫出了她們的虛榮心;他揭露了詐騙犯的勾當,但並不諱言許多上當受騙的人本身也居心不良,想佔便宜;他表現出人擺脫不了命運控制的思想,悲觀主義和宿命論思想很深;歐·亨利以他自己的眼觀觀察生活,判別是非,他的作品表現了他觀察到的生活和他的思想。

他的小說的諷刺力度也很強,直指美國在拉丁美洲的經濟上的新殖民主義統治。他的小說影響了很多作家。歐·亨利以其眾多的作品,以巧妙構思和幽默而贏得了世界讀者的讚譽,成為美國獨樹一幟短篇小說家。他被譽為「美國現代短篇小說之父」和「美國生活的幽默百科全書」。他是與法國的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和俄國的契訶夫(Chekov)並稱的「世界三大短篇小說之王」。

加拿大著名的幽默作家Stephen Butler Leacock對歐·亨利作如此讚譽:
"The time is coming when the whole English-speaking world will recognize in him one of the great masters of modern literature." 這方面歐·亨利確是實至名歸, 當之無愧的。

購得好書, 捧讀之下愛不釋手, 兩天內一氣讀完。歐·亨利除了是位說故事能手,英文造詣超凡, 行文揮灑自如, 字字珠璣, 篇篇妙筆, 處處生花。非功力深厚不能寫出如此妙品。沒時間讀長篇小說的朋友可以改讀短篇換個口味, 喜歡研習英文寫作的朋友更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