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小可愛!



Blog友超哥日前貼了幾則笑話, 其中一則是<壁虎>:

話說就在端午節前夕, 一隻小壁虎在一處工地上游蕩。這時正好一條大鱷魚爬了過來,正準備要一口吃掉它。情急之下,小壁虎上前一把抱住了鱷魚腿,大聲喊:『媽媽!』
大鱷魚一愣,立即老淚縱橫:『孩子,別再上班了,半個月就瘦成這樣了,端午節好好休息吧!

一讀感動之下, 雖未至讓我"老淚縱橫", 心中竟也泛起一股暖流。

 


(家中浴室的小壁虎)





無巧不成書, 兩天前就在家中的浴室打開電燈之際, 赫然看到地板上伏着一尾小壁虎。燈光一亮, 小壁虎並沒有拔腿竄逃, 只是稍微顛動一下身軀, 一對精靈的眼睛似在觀察我的一舉一動, 並且擺出一副警覺的姿勢, 四肢紮穩馬步, 準備伺機而奔。我屏着氣息輕聲後退, 走到書房拿出相機, 打算替小可愛留個玉照。

輕步回到浴室, 只見小壁虎仍伏在原位。哈哈, 莫不是牠知道我沒有想傷害牠的惡意, 靜候我回來替牠拍照? 小可愛, 別怕, 我不忍心看到你甩掉尾巴落荒而逃的狼狽相啊。安心回家吧。我關上電燈, 讓小壁虎在黑暗中自然地離去。

我不討厭壁虎, 反而視牠們為益虫、鎮屋之寶。 家中的不同房間時有壁虎出沒, 我不知道牠們是否屬於同一尾壁虎? 但每次見到我都不會去騷擾牠們, 任由牠們四處遊蕩, 實行<不管主義>。老妻有時會想驅走牠們或執起拖鞋拍打, 但總是被我制止。難得老妻也從善如流。

入夏以來蚊子又活躍起來。我特別惹蚊, 時常於深夜熟睡中被蚊子叮醒。 蚊叮的那種感覺並非表皮的發癢, 而是入骨的痕癢。蚊子飛動快如閃電, 難以撲殺曾經打死一隻伏在我手臂上的蚊子。並不誇張, 一拍之下蚊子"鮮血四濺", 大概是剛吸飽血液飛不動而"不幸"招來殺身之禍吧。我恨蚊, 也因此對愛吃蚊虫的壁虎充滿好感。

蜘蛛也捕捉蚊虫, 但惡形恐相, 而且牆角掛着飄盪的蛛網着實惹人厭惡。蟑螂傳播病菌、蛀蝕衣物, 留下的糞便更讓人惡心, 殺之尤恐不及, 愛牠才怪。我愛壁虎除了因為牠們那可愛的形態美, 更多是因為牠們捕捉蚊蚋蒼蠅。 雖然我明白害虫益虫都是自然生物界中「食物鏈中的一環, 也有牠們生存的權利與自由但站在"人類"健康立場來說, 我不能不以"好、壞"分別對待。


或許你可以說我愛壁虎較多是基於功利主義的心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