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夜公園


我是個四體不勤的人, 不太熱中於運動。過慣了靜態生活, 日久贅肉橫生, 中央膨脹至腰肚不分, 皮帶孔扣不斷逐隔往前移。自從驗出血糖偏高後, 為了健康問題, 我便開始了到公園作速行的習慣, 爭取一點體力運動。「九龍仔公園」就在我家附近, 因此十分就腳。 只要是晴日, 隔一兩天我便跟內子到公園運動。由於怕曬, 我們只待黃昏日落後才去

夜公園自有它寧靜的一面, 沒有日間的人群和烈日的煎熬, 也不用刻意避開其他跑步者的碰撞。 靜謐的環境中, 昏黃的路燈下踏着樹影, 邊走邊輕歌, 或低誦詩文, 甚至思考, 可說是悠然自得。 公園面積廣闊, 四周沒有高樓大廈遮蔽, 難得抬頭便可以一覽整個天幕。天朗氣清的黃昏, 我總會看到天際出現的第一顆明星, 很閃爍的, 可是我卻叫不出它的名字。每逢見到皎潔的滿月, 我知到農曆十五又到; 每當月兒只賸一抹鉤痕, 那又是月初了。月缺復圓, 夏去冬來, 彈指之間已過了十幾個年頭

來公園的有諸色人等: 有獨行客, 有情侶, 有三五成群的跑步練氣的少年, 有携子女來乘涼的父母, 有帶少主人來散步的家傭, 也有外籍人士。運動者千狀百態: 有胖有瘦; 有蹣跚學步的雛兒, 也有老態龍鍾、舉步維艱的長者; 有跑徑上疾馳、 隨時撞死馬的青年, 有充滿戰鬥格全副運動裝束、臂繫跑步計的, 也有暑熱之下仍穿風褸增加出汗量的; 有穿性感緊身運動衣、身材驕人的少女, 也有赤裸上身顯擺肌肉的壯漢; 有牽手慢步的夫婦, 也有一對形影不離、貌似同志的男子。 總之各適其適, 自有天地, 樂在其中。

中秋的幾天, 也有帶小兒女來提燈玩樂的家庭。大槪公園嚴禁明火, 燈籠都是用電燈泡發光的。七夕和聖誕節也有家庭來席地野餐, 一聚天倫之樂。不過這只是一年中僅可一見的熱鬧場面。平常的夜間人影則比較疏落。

公園內來者只是擦身而過的陌生人, 但時間久了, 多少也認識了幾張較友善的面孔。初是大家目視而過, 見得多了便開始互報微笑, 再後來碰面時便會停步相互寒暄幾句。成了習慣之後, 有時候好一段時間不見某人熟悉的身影, 總會奇怪為何不見他/她們的踪影。一到再碰面詢問之下, 才知原來去了旅行一段日子, 或因身體不適在家休養。萍水相逢, 雖交淺未能言深, 但日子久了自會產生一絲感情, 簡單的互相問候也是一種喜悅。我就稱這為「園友」吧。

有兩位跟我們比較熟絡的園友。先說一位中年人X君。他大都是獨來獨往, 偶爾也會跟妻子或朋友同來。 X君中等身材, 皮膚略為黝黑, 舉止談吐溫文有禮, 碰面時都會微微點頭一笑, 似乎還帶點兒靦腆。我們常在公園中的長者區運動。運動器材中我們特愛用那「撐艇器, 但一般都被人長久佔用, 許久也輪不到我們。X君好像留意到這點, 假如他正在用「撐艇器」, 看到我們, 總是遠遠便招手示意我們過去, 然後讓位給內子先用, 紳士風度十足。 後來一次偶然的交談中, 得知他曾因心臟血管問題做過手術, 因此到公園來做點輕鬆運動強健體魄。日子一天天的過去, 大家便熟絡起來。

有一回好幾個月也不見X君的身影。內子和我都感覺奇怪, 對他的失蹤諸多揣測: 搬家遠離此區不方便到這公園? 生病? 移民? 我倆對X君總是心中有種懸念。有一晚在公園裏碰到偶爾跟X君同來的朋友, 內子禁不住向他詢問X君的情況。那位朋友起初有點欲言又止, 後來見我們語帶關切, 便告訴了我們實情: “X走了。有一晚他在公園運動之際忽感不適, 我馬上送他到醫院, 可惜不治逝世, 死在手術床上。一聽之下, 我倆登時呆了一陣。雖然跟X君不是深交, 但對他的不幸, 心中總覺戚然, 也感嘆人生的無常。此後每逢我倆在步行徑上慢步時, 自會不期然提起X君的點滴, 離遠看到迎面而來的公園客, 人影之中, 總希望出現他那一貫斯文淡定、踽踽獨行的身段。

另一位是幾乎每晚必定獨自來運動的高齡婆婆。該有八十多歲吧。婆婆乾癟瘦弱得好像一根火柴枝, 稍強的風可能會把她吹倒。 她有扁平足, 加上缺乏體力, 八字腳走路走得很吃力, 好像紥腳婦人般以龜速輕移蓮步。大概走十多步, 她便得停下來稍息, 然後繼續。有時候我沿緩跑徑走了一圈, 回到原起點還見婆婆一搖一晃地在奮力走路, 雖然只走了十多公呎。婆婆很禮貌友善, 看來頗有教養。大家碰面多了, 婆婆有一次主動跟我們搭訕, 後來便漸漸熟絡了。 大家碰面時婆婆總愛問長問短。我們來遲了或早到了, 婆婆總是語帶顛震地問道: “今晚遲了啊!”今晚咁早到嘅! 食飯未呀?”。有時候我們因事不去公園一段時間, 重見碰面, 婆婆便老遠踱步過來問候: “好耐冇見喎, 去咗旅行嗎?”雖然永遠都是幾句重覆的客套說話, 但足見婆婆對我們的關心。又或許老人家孤身寂寞, 總想找人說點話兒吧。我們不會嫌她嘮叨而生厭煩, 只懷敬老之心。

有一回足半個月不見婆婆的身影。 想起X君的猝逝, 我跟內子又替婆婆擔心起來了。後來見婆婆又再如常出現, 心中不禁舒一口氣。寒暄之下, 才知道她剛到美國探親回港。多年來跟婆婆只是點頭之交, 我們始終沒有向她打探身世, 也不知她居住何處。有一晚我倆運動完畢離開公園出口的時候, 恰巧看到婆婆步出公園對面的一所四千呎豪宅, 才知道她的住所就在咫尺之遙。未幾婆婆低頭專心地在街頭垃圾桶旁撿拾棄物, 撿了一根角鐡和幾塊木板後便一晃一晃地走回屋裏。於是我倆又揣測起來了。她家住豪宅, 舉止優雅, 看來不似是家傭。為何婆婆總是獨來獨往, 從未見有家人陪同? 為何她會於入夜時刻跑到街角撿垃圾? 又或許婆婆知慳識儉, 棄物利用又有何不可? 為免婆婆尶尬, 我們沒有走過馬路跟她打招呼。他人的私生活, 我們又何必去打擾? 只望婆婆身體健康, 好好享受晚年生活。

夜公園是我遠離俗世煩囂的一片小天地。佛說:「前世五百年的回眸, 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園友聚散也是一種緣份, 而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獨特的故事。



 

這是公園的入口之一。黃昏時刻我跟內子便沿這斜徑步上運動場。

九龍仔公園(Kowloon Tsai Park)是香港的一個大型公園,位於九龍仔(延文禮士道),整個公園佔地14.99公頃, 196465日由港督戴麟趾主持揭幕啟用,由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管理。公園有不同的場地: 洋紫荊園、硬地七人足球場、硬地籃球場、人造草地足球場,真草足球場、滾軸溜冰場、緩跑徑、長者健身園地、足健徑、兒童遊樂場、寵物公園、運動場、游泳池和小食亭等。




提示到公園不同區段的指示牌




寧謐的公園左邊鐡絲網內是足球場走得累了可以在公園長櫈上歇一會




全長約500米的環迴步行徑。棕色的內徑供跑步者用




不同形態的跑步者, 有人赤膊上陣, 有人穿裇衫西褲皮鞋, 目的一致, 都是來消耗多餘的卡路里。




一對正在運動的男女。 圖中的器材就是X君給內子讓座的「撐艇器」。




也來長者區爭食的黃毛小子。




圖中央是伸展手臂肩膀肌肉的運動器。




鍛鍊下肢的凌空步行器。




鍛鍊下肢的踏板。




長者健身區的一角。




下屆世界盃足球金牌得主球隊可能出自這裡。




不讓鬚眉的女子欖球隊正在集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