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4日 星期三

不亦快哉!


文人多如牛毛, 真正讓我服膺的卻不太多我不太喜歡板着面孔說教的道學先生, 卻偏愛那些率性而為言談雋永字字機鋒滿紙幽默語驚四座的文人

以下是一些我特別欣賞的幽默大師: 如中國的阮籍東方朔莊子蘇軾唐伯虎金聖嘆紀曉嵐 外國的莎士比亞(Shakespeare) 馬克吐溫(Mark Twain), 王爾德 (Oscar Wilde), 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 蕭伯納(Bernard Shaw)他們或被詬病為恃才傲物, 鋒芒太露易招人妒, 但他們我行我素, 嬉笑怒罵皆成的文章, 不只讓人折服, 讀來更讓人精神一爽, 叫一聲不亦快哉!

早前我登過一篇蘇東坡的<論人生十六賞心樂事, 現在來說說金聖嘆金聖歎(1608年-1661年),蘇州人,明末清初著名文學批評家。他評點小說《水滸傳》、戲曲《西廂記》及杜甫諸家唐詩,批點綿密細致,深入至一字一句,開創中國前所未有文學批評的新模式,樹立小說戲曲評點的新體例,為身後中、日、韓作家所倣效。金聖歎提高通俗文學的地位,提出「六才子書」之說,使小說戲曲與傳統經傳詩歌並駕齊驅,受推崇為中國白話文學運動的先驅,在中國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金聖嘆是位幽默大師, 為人率性而為,恃才傲物早年半僧半俗,擅長扶乩,醉心佛學,並自命才子,著作不倦,不幸卒於哭廟案」。事件中他對清朝大興文字獄極為憤慨,他帶領學生去哭孔廟,表示抗議,結果被判處死罪。據顧炎武記載,他兒子帶着梨和蓮子前往探監,父子相對,涕泣如雨。金聖嘆口佔一聯:“()子心中苦,梨()兒腹內酸。”語義雙關,對仗工整。大師金聖嘆幽默了一輩子,連臨終要事也還是幽默 --- 大師身陷囹圄將被斬首時叫來獄卒說“有要事相告”。獄卒以為大師會透露出傳世寶物的秘密或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沒想到大師的“臨終要事”竟然還是幽默。金聖嘆指着獄卒給的飯菜說:“花生米與豆乾同嚼,大有核桃之滋味。得此一技傳矣,死而無憾也!” 這也是大師最後一句被記錄下來的話。 金聖嘆臨刑前,不忍看其他人被殺的慘狀,就對行刑的劊子手說:“我手中攥着二百兩銀票,如果你肯先殺我,銀票就歸你。”劊子手第一個殺了他,扳開金聖嘆手一看,手裡果真有一個紙條。劊子手大喜等打開一看,卻只是一張白紙,上面寫着兩個字:真痛!  

現在跟大家分享金聖嘆寫的一篇三十三則不亦快哉
(附上部份白話翻譯)                     

 
其一:夏七月,赤日停天,亦無風,亦無雲;前後庭赫然如洪爐,無一鳥敢來飛。汗出遍身,縱橫成渠。置飯於前,不可得喫。呼簟欲臥地上,則地濕如膏,蒼蠅又來緣頸附鼻,驅之不去。正莫可如何,忽然大黑車軸,疾澍澎湃之聲,如數百萬金鼓。簷溜浩於瀑布。身汗頓收,地燥如掃,蒼蠅盡去,飯便得吃。不亦快哉!

(夏日七月,紅紅的太陽掛在天上不動,又沒風,又沒雲。前庭、後庭簡直像烘爐一樣,連鳥都不敢飛出來。渾身上下淌汗,橫的豎的像小河一樣。飯送到面前來了,也沒得胃口。於是叫人把席子鋪在地上,想躺著,地上又濕漉漉的像膏子一樣。蒼蠅也來湊熱鬧,趴在我脖子上、鼻子上,趕也趕不走。正無可奈何的時候,突然天黑了,及時雨大如車輪,澎湃之聲,如同數百萬戰鼓轟鳴。屋簷上落雨大得像瀑布。此時身上的汗頓時消失,地面乾燥得像被掃過一樣,蒼蠅也走光了,飯也吃得下了,不亦快哉!)

 

其二:十年別友,抵暮忽至。開門一揖畢,不及問其船來陸來,並不及命其坐床坐榻,便自疾趨入內,卑辭叩內子:「君豈有鬥酒如東坡婦乎?」內子欣然拔金簪相付。計之可作三日供也。不亦快哉!

(分別了十年的朋友,突然乘夜來臨。開門才作完揖,也來不及問他是坐船來、走路來,也來不及請他坐床上或是榻上,直接快步進內室,謙恭地問內人:“親愛的,你能不能像蘇東坡的老婆一樣,拿出一文斗酒來?”內人欣然地拔下金簪給我。算了一下,換了錢,夠喝三天了。不亦快哉!)

 

其三:空齋獨坐,正思夜來床頭鼠耗可惱,不知其戛戛者是損我何器,嗤嗤者是裂我何書。中心回惑,其理莫措,忽見一狻貓,注目搖尾,似有所瞷。歛聲屏息,少復待之,則疾趨如風,唧然一聲。而此物竟去矣。不亦快哉!

(獨自坐在空空的書房裡,正想著晚上床頭總有老鼠為患,實在讓人煩惱,不知道戛戛聲那是我的什麼東西被它咬壞了,嗤嗤聲,又是我的什麼書被咬碎了。心裡正猜疑,也不知道怎麼辦好。這是忽然看到一隻狻貓,瞪著眼,搖著尾,似乎在窺探什麼。我歛聲屏息,等了一下,只見它疾跑如風,唧的一聲,而老鼠就被消滅了。不亦快哉!)

 

其四:於書齋前,拔去垂絲海棠紫荊等樹,多種芭蕉一二十本。不亦快哉!

(把書齋前的垂絲海棠、紫荊等樹都拔去了,騰出地方,多種了一二十株芭蕉。不亦快哉。)

 

其五:春夜與諸豪士快飲,至半醉,住本難住,進則難進。旁一解意童子,忽送大紙砲可十餘枚,便自起身出席,取火放之。硫磺之香,自鼻入腦,通身怡然。不亦快哉!

(春天的晚上,和一群豪爽的兄弟大口喝酒,喝到半醉時,想不喝了不行,要再喝又喝不下。旁邊有一個懂我心意的小童,忽然就拿出大紙炮仗十餘枚,於是我起身離席,點火放炮。硫磺的香氣從鼻子直進到腦子裡,頓時渾身舒服。不亦快哉!)

 

其六:街行見兩措大執爭一理,既皆目裂頸赤,如不戴天,而又高拱手,低曲腰,滿口仍用者也之乎等字。其語剌剌,勢將連年不休。忽有壯夫掉臂行來,振威從中一喝而解。不亦快哉!

(在街上逛的時候看到兩個貧寒失意的讀書人為一個道理爭得臉紅脖子粗,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兩人又一會高拱手,一會低曲腰,滿口還在者也之乎的。兩人剌剌不休,看樣子像是說上一整年也完不了。這時忽然有個壯漢甩著胳膊過來,耍起威風,一聲怒喝,把兩人打斷了。不亦快哉!)

 

其七:子弟背誦書爛熟,如瓶中瀉水。不亦快哉!

(子侄們背書爛熟,像瓶中瀉水。不亦快哉!)

 

其八:飯後無事,入市閒行,見有小物,戲復買之,買亦已成矣,所差者甚少,而市兒苦爭,必不相饒。便掏袖下一件,其輕重與前直相上下者,擲而與之。市兒忽改笑容,拱手連稱不敢。不亦快哉!

(飯後無事,到市集上閒逛。見到小玩意,把玩了一會,就買下了。本來已經成交了,但價錢差了一點點,買東西的貨郎又說個不停,不肯讓價。於是就從袖子裡掏出銀子,重量和剛才的要價差不多,丟給貨郎。貨郎馬上改換出笑臉,拱手連稱不敢。不亦快哉!)

 

其九:飯後無事,翻倒敝篋。則見新舊逋欠文契不下數十百通,其人或存或亡,總之無有還理。背人取火拉雜燒淨,仰看高天,蕭然無雲。不亦快哉!

(飯後無事,翻箱倒櫃。發現新舊欠條有幾十上百張。欠錢的人有的死了,有的還在,但總之都是不會還錢了。於是偷偷地點火燒乾淨了,仰看長天,萬里無雲。不亦快哉!)

 

其十:夏月科頭赤足,自持涼繖遮日,看壯夫唱吳歌,踏桔槔。水一時湥湧而上,譬如翻銀滾雪。不亦快哉!

(夏日裡,披著頭,光著腳,自己撐著涼傘遮太陽,看壯漢一邊唱吳歌、一邊踏汲水工具。水一下子洶湧而上,彷彿翻銀滾雪。不亦快哉!)

 

其十一:朝眠初覺,似聞家人嘆息之聲,言某人夜來已死。急呼而訊之,正是一城中第一絕有心計人。不亦快哉!

(早上剛睡醒,隱隱聽到家人的歎息聲,說是某人昨晚死了。於是急忙把人叫來詢問,原來死的是城中最有心計的人。不亦快哉!)

 

其十二:夏月早起,看人於松棚下,鋸大竹作筩用。不亦快哉!

(夏天早起,看別人在松棚下,鋸大竹子作桶。不亦快哉!)

 

其十三:重陰匝月,如醉如病,朝眠不起。忽聞眾鳥畢作弄晴之聲,急引手搴帷,推窗視之,日光晶熒,林木如洗。不亦快哉!

(天氣陰了足足一個月了,搞得人如醉如病,睡覺總睡不醒。忽然聽到群鳥一起鳴叫天晴了,急忙伸手拉開簾帷,推窗一看,日光晶熒,林木如洗。不亦快哉!)

 

其十四:夜來似聞某人素心,明日試往看之。入其門,窺其閨,見所謂某人,方據案面南看一文書。顧客入來,默然一揖,便拉袖命坐曰:「君既來,可亦試看此書。」相與歡笑,日影盡去。既已自饑;徐問客曰:「君亦饑耶?」不亦快哉!

(夜來聽說某人是個沒有欲望雜念的人,第二天試著去探訪。進了他家的門,偷偷看了看他的臥室,見到所說的這個人,正坐在書桌前,面朝南,看一封文書。他看到有客人來了,默默地作了一揖,就拉著我的袖子叫我坐下,說:「先生既然來了,那就一起看看這封文書吧。」於是和他相與歡笑,直到日落。這時他自己覺得餓了,於是緩緩問客人道:「先生也餓了吧?」不亦快哉!)

 

其十五:本不欲造屋,偶得閒錢,試造一屋。自此日為始,需木,需石,需瓦,需磚,需灰,需釘,無晨無夕,不來聒於兩耳。乃至羅雀掘鼠,無非為屋校計,而又都不得屋住,既已安之如命矣。忽然一日屋竟落成,刷牆掃地;糊窗掛畫。一切匠作出門畢去,同人乃來分榻列坐。不亦快哉!

(本來不想造房子,偶然得到一筆閒錢,於是就造房子了。從這天開始,要木頭的,要是頭的,要瓦的,要磚的,要灰的,要釘子的,無晨無夕,不來到兩耳邊聒噪。最後搞得沒錢了,為了做房子,以至於羅雀掘鼠。可是還是沒有房子住,只好安之如命。忽然一日房子竟然落成了,於是刷牆掃地,糊窗掛畫。等工匠們都結算清楚離開了,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分榻列坐,不亦快哉!)

 

其十六:冬夜飲酒,轉復寒甚,推窗試看,雪大如手,已積三四寸矣。不亦快哉!

(冬夜飲酒,越喝越冷,推窗一看,雪有巴掌那麼大,已經積了三四寸厚了,不亦快哉!)

 

其十七:夏日於朱紅盤中,自拔快刀,切綠沉西瓜。不亦快哉!

(夏天,用朱紅的盤子,親自拿快刀切開濃綠色的西瓜,不亦快哉!)

 

其十八:久欲為比邱,苦不得公然喫肉。若許為比邱,又得公然喫肉,則夏月以熱湯快刀,淨割頭髮。不亦快哉!

(老早就想當和尚,又苦於不能公然吃肉。如果能既做和尚,又能公然吃肉,那麼夏天裡拿熱水、快刀,把頭髮剃乾淨了,不亦快哉!)

 

其十九:篋中無意忽檢得故人手跡。不亦快哉!

 

其二十:存得三四癩瘡於私處,時呼熱湯關門澡之。不亦快哉!

(在陰部長了三四個癩瘡,不時叫來熱水,關門洗澡,不亦快哉!)

 

其廿一:寒士來借銀,謂不可啟齒,於是唯唯亦說他事。我窺其苦意,拉向無人處,問所需多少。急趨入內,如數給與,然而問其必當速歸料理是事耶,為尚得少留共飲酒耶。不亦快哉!

(有窮書生來借銀子,又不好意思開口,只是哼啊哈的說些無關的事情。我觀察到他的難以告人的心思,於是把他拉到沒人的地方,問他需要多少,然後趕緊到房裡拿錢,如數給他。然後再問他是馬上就回去辦事,還是少留一會,喝口酒再走。不亦快哉!)

 

其廿二:坐小船,遇利風,苦不得張帆,一快其心。忽逢艑舸,疾行如風。試伸挽鉤,聊復挽之。不意挽之便著,因取纜纜向其尾,口中高吟老杜「青惜峰巒,共知橘柚」之句;極大笑樂。不亦快哉!

(坐小船,遇大風,煩惱不能張帆,一快其心。忽然看到一艘大船,疾行如風。試著拿挽鉤去挽這船,不想一下就挽著了,於是拿纜繩綁在它的船尾。口中高吟著老杜的「青惜峰巒,共知橘柚」的詩句,開懷大笑。不亦快哉!)

 

其廿三:久欲覓別居與友人共住,而苦無善地。忽一人傳來雲有屋不多,可十餘間,而門臨大河,嘉樹蔥然。便與此人共喫飯畢,試走看之,都未知屋如何。入門先見空地一片,大可六七畝許,異日瓜菜不足復慮。不亦快哉!

(老早就想換個住處和朋友們一起住,苦於找不到合適的房子。忽然有人說有個房子屋子不多,大約十來間,門臨大河,嘉樹蔥然。於是就和這人一起吃了飯,再去看房子。還不知道房子怎麼樣,進門先看見一塊空地,有六七畝那麼大,來日瓜菜不用愁了。不亦快哉!)

 

其廿四:久客得歸,望見郭門,兩岸童婦,皆作故鄉之聲。不亦快哉!

(在外客居多時才回來,遠遠望見城門,兩岸的小孩、婦女,都說著家鄉話,不亦快哉!)

 

其廿五:佳磁既損,必無完理。反覆多看,徒亂人意。因宣付廚人作雜器充用,永不更令到眼。不亦快哉!

(好瓷器既然壞了,必然沒有修好的道理。反覆地看,只是讓人心煩意亂。因此就吩咐廚子拿它當雜器用,讓它永遠不到眼前來。不亦快哉!)

 

其廿六:身非聖人,安能無過。夜來不覺私作一事,早起怦怦,實不自安。忽然想到佛家有布薩之法,不自覆藏,便成懺悔,因明對生熟眾客,快然自陳其失。不亦快哉!

(身非聖人,怎麼可能沒有過錯。夜裡不自覺地偷偷做了一件事,早上起來心跳不已,實在不能心安。忽然想到佛家有布薩的方法,自己不藏著掖著,就當是懺悔了。因此第二天就對著眾位或熟悉或不熟的客人,痛快地自陳自己的錯誤。不亦快哉!)

 

其廿七:看人作擘窠大書,不亦快哉!

(看人作擘窠大書,不亦快哉!)
: 古人寫碑、篆刻、撰匾力求均勻完整,以橫直界線劃成方格,稱之「擘窠」,窠是指拇指和食指間的「虎口」。

 

其廿八:推紙窗放蜂出去,不亦快哉!

 

其廿九:作縣官,每日打鼓退堂時,不亦快哉!

 

其三十:看人風箏斷,不亦快哉!

 

其卅一:看野燒,不亦快哉!

(看燒野火,不亦快哉!)

 

其卅二:還債畢,不亦快哉!

 

其卅三:讀虯髯客傳,不亦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