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浮生瑣記


春夏交替之間, 乍雨乍晴, 忽涼忽熱, 這種沉悶的天氣最是惱人百無聊賴之中, 平日定時寫博文的習慣也提不起勁。雖然如此, 手還是癢癢的想寫點東西, 那就寫點家居雜記罷。

 
<擾攘>

以前閱報總會細讀社論, 但自佔中以來, 報章滿紙喧鬧。別說國際間的紛擾, 就連這彈丸之地的香港也難得一點清靜: 派系之間互相攻訐、議會拉布、港獨爭拗、議員擲杯、大學副校長任命事件、報人被炒風波、行李特事特辦、銅鑼灣書店人員被失蹤、內地高官捲入官巴拿馬文件曝光、基建超支、一地兩檢、反水貨客示威、自遊行問題、醫護問題、繁簡字爭拗、小三TSA評估、課業壓力、學生自殺、丁權爭議、以至娛樂圈那小圈子的虛浮…, 種種沒完沒了的反覆報導, 無日無之, 煩厭得讓人連大標題也懶得去讀了。長此下去, 這種日子幾時算完?



<開卷>


 
年少時沉迷閱讀, 過千頁的巨著也等閒視之, 幾天可以啃完一部。現今年紀大了總是少了這度勁兒, 翻兩三頁書已眼皮重如鉛塊, 兩下子便夢遊南柯。不過近日一口氣讀了三部頗為引人入勝的日本史: 1) <A Short History of Japan>2) <江戶日本>3) <另類日本史>, 了解了不少日本的歷史和民族性。 在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之前的1000多年裏, 日本幾乎不在中國人的視野裏; 1895年之後的100多年裏, 這個昔日在中國人看不起眼的邊陲小國卻突然跳進了中國人的視野, 並改寫了中國的歷史。日本人這個島國民族性格矛盾, 既自卑又自大, 脫亞入歐是其美夢, 以武力侵略鄰邦為富國之道。悽美的櫻花象徵了大和魂和日本的軍國主義。 諷刺的是, 日本戰敗後, 櫻樹幾乎被砍伐殆盡。整個1950年代日本人對櫻花漠不關心。但1960年代日本經濟騰飛之後, 加上在主子美國的保護傘下得瑟慣了, 軍國主義之陰魂復活, 在列島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植櫻運動, 日本再度成為櫻花國度, 成為哈日一族趨之若鶩的朝聖熱點。
 
 
 
<觀劇>
看劇差不多是我每晚的消閒節目, 不過我早已放棄了本地那粗製濫造的電視劇, 而內地電視劇、韓劇和日劇倒時有驚艷。較遠的不說了, 只想介紹近日看過與待看的幾部:
1) 內地劇<琊榜> (劇情緊湊, 峰迴路轉, 熔武俠與愛情於一爐。)
2) 內地劇<明妃傳> (一部女性勵志古裝劇,講述中國明代女醫者譚允賢的傳奇故事。)
3) 日劇<花燃ゆ> (發生自幕府末年至明治維新時期的真實歷史故事。)
4) 待看的還有<芉月傳> (<甄嬛傳>的同類長劇。)
5) 韓劇<太陽的後裔>剛熱播完畢, 或許會湊興一看。
 
 

<花事>
一段寒冬, 讓家中陽台的盆寵沉靜了多時。近日天氣回暖, 騷動了根芽, 盆寵紛紛活躍起來了: 葉芽抽動, 花蕾亂冒, 有幾盆還綻開了花兒。愛花還得惜花, 追肥、換盆、翻土、除殘梗、滅虫…, 這陣子又有得我忙了。


 每次經過太子花墟都忍不住手買一兩盆花草, 日子久了竟也把陽台擠得差點無立足之地。連窗框也掛滿了吊盆。




春暖花開, 石斛也冒出花兒了。
 



  石斛花又薄又嫩, 形態優美, 可惜個多星期便凋萎了。 (字粵音是”)




一盆洋蘭也盛開了, 洋蘭較耐開, 一段日子也不凋謝。
 



  另一盆蘭花, 有如點上了胭脂的美人。




  難得開花的仙人掌。




  一組易打理的仙人掌科植物。




<禮物>

年來友人K君送禮不絕, 塑像(佛、觀音、和合二仙、達摩)、形形色色的玉石雕刻、水晶、紫砂茶壺、小沙彌群像、筆筒、飾物木座、茶葉…, 數量之多, 家中差點已無空間擺放, 再下去可以開店了。最近K君又送來幾件擺設。其一是泥塑麻雀; 其二是錫茶罐; 其三是磨砂彩繪鼻煙壺。聽說還有幾件陸續要送過來, 回他什麼好呢? 一下子想起魯迅的「赤練蛇」。


  泥塑麻雀。雖不是精雕細琢, 卻也粗中帶幼, 放在盆寵之間, 倒也添上不少趣味。




六面形鍚茶葉罐(白鑞-Pewter)。每面各飾以不同主題的竹浮雕。罐身厚重, 把玩之間自有一種特別的質感。




  鍚茶葉罐的蓋子上有荷花浮雕, 呼應着罐身的竹, 混為一體。




  磨砂玻璃鼻煙小瓶, 瓶內壁手繪上荷花, 添上一點賞玩趣味。




<雅興>



家的大廈管理處也夠雅興, 在停車場通道旁擺設了一只大型水族箱。開始時是一大缸大肚突眼金魚。管理處其中一位胖哥竟也有柔情的一面, 定時清理魚缸苔蘚、 餵魚、換水、調溫。每次見胖哥打理魚缸時都見他面露憐愛之色。有一天經過魚缸, 驚見多尾死魚載浮載沉, 其他的也奄奄一息。詢問胖哥發生何事。他哭喪著臉說: “落藥重手咗囉!”今天魚缸又見來了一批新移民 --- 錦鯉。但願胖哥吃一塹長一智, 不要再來一幕悲劇。
 
 
************            ************           ************
 
 
平凡的日子就是這樣過的。國家大事不容我等草民置喙, 改也無計, 救也無力。 還是寄情於花草書籍, 煩擾之中圖一點安寧吧。 「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