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月15日 星期三

觀鳥記



從未拍過雀鳥專題, 昨天難得友人相約到元朗濕地公園一遊。雖然天色略為陰暗, 但也算盡興而歸了。 這裏是個雀鳥天堂, 也是候鳥避寒栖息之所, 是「獵艷的好地方。由於此行主要是拍遠處雀鳥, 因此只帶一枝70-300mm長焦鏡。其實這還未夠班, 真正要拍雀鳥還需級數高多倍的長焦鏡。現場就見到其他拍友那些巨如小炮、配上迷彩套的鏡頭。

雀鳥愛蹦跳, 不易捕捉動態。一個鏡頭要連續拍攝多幅才能挑出理想的形態, 有時候幾十幅也沒有一幅中看的。相反來說, 水鳥比較文靜, 縮頸獨腳可以站立半天紋風不動, 說呆若木雞不為過。假如你想捕捉牠們覓食或飛行的動態, 你只能採取持久戰術, 沉着持機對準等候時機。





「濕地公園」位於香港新界元朗區天水圍北部。佔地61公頃,包括60公頃的戶外保護區及10,000平方呎的室內展館。濕地公園的原址只是一片普通的濕地。香港政府在發展天水圍新市鎮的同時,打算用這片土地來補償於發展時所失去的具生態價值土地。
 






入口處的一群銅鴨。我急不及待舉機便拍。朋友說不用急, 待會兒拍真雀鳥拍到手軟。
 






濕地公園內的迷宮
 






餐室內的圖案
 






椅背
 





餐椅桌
 






洗手盆
 






濕地公園水澤一部份
 






水澤: 這是三幅合成的拼圖
 






遠處沙洲上的黑鷺
 






沿途所見的攀藤紅葉
 





對葉榕樹幹上的果實

 







小溪潺潺, 心神為之一振
 


















沉睡的蓮池








四通八達的木橋

 





聯袂同遊
 













幽草澗邊生
 







獨佔鰲頭
 






含苞待放
 







亮相
 






獨具特色
 














































曲橋
 






水閘
 





真正的自由行

 

媽咪, 跟咁貼做乜? 俾番啲自由我得掛?
 






閒話家常
 






母與子
 









老豆教仔話: 過橋咪低頭打機
 






度橋咁曲有乜作用呢?






觀鳥室是一個只有狹窄橫窗, 拍友們各據一窗, 持相機對準遠方目標, 隨時"發射", 感覺就好像伏在戰壕等候敵人出現的士兵。現場眾人噤聲靜候, 水鳥一有動靜, 大家便一齊按動快門, 咔擦聲此起彼落, 接着又是一片死寂, 大家紛紛檢視剛拍得的影像。 拍友們表情不一, 滿意或失望之情躍然面上。接著大家又默默地等候下一個拍攝機會。因此, 拍雀鳥除了技術, 還需無比的耐性。
 






蒼鷺群, 隻隻烏眉恰睡
 






白鷺群
 







無頭東宮, 等咗半日都唔醒



 






尾部紅色的俗名「紅屎忽」。頭部有頂官帽, 好神氣。

 






咪望人嘅屁股啦
 






正面向住你, 收埋個屁股先。
 










望洋興嘆











靜雞雞, 鬼鬼祟祟偷蕃薯。
 






優美
 
















Where have all the fish gone?

 










 翹嘴鷸 






我剷...剷呀剷
 










前面個靚女好索, 一於吊住佢尾.

 






靚女話: 走啦, 吊靴鬼咁。我地唔可以異族通婚架。想我浸豬籠咩!
 






另一隻黑面琵鷺撲埋嚟話: 靚女, 我啱D
 






三隻都唔同種, 梗唔啱key
 






右邊隻金雞獨立企咗成粒鐘。中間隻白鷺好似睇唔過眼咁。

 






人望高處...我撑撑撑
 






哎呀, 企唔穩添
 














隻長嘴中杓鷸走錯鴨陣, 好冇癮, dup dup走夾唔抖
 










曲項向天歌
 







循規蹈矩
 





長嘴中杓鷸






翠鳥
 






小家碧玉
 






顧影自憐
 















































































































希治閣電影<鳥>拍攝現場






彈塗魚, 又名泥猴、石貼仔,跳跳魚,身長可達10厘米
全身似泥澤色調的灰褐色,並佈滿深色的斑紋,特大的胸鰭肉質化,適於泥澤的爬行,身體修長,尾部扁平。
 






眼仔碌碌
 






觀鳥室內有雀鳥候鳥圖片。我特意拍下留為日後參考用, 可以按圖索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