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月29日 星期三

春到人間






每年春節將近, 我的心不期然又浮起兒時大人對農曆年的話語, 麼「爆竹一聲除舊歲,桃符萬戶更新春」、「年關將近」、「急景殘年」、「臘鼓頻催...。當時年紀小, 也不明白何為「桃符」與「臘鼓?「年」為何是「關」? 歡樂的日子又怎會「急」與「殘」? 總感覺詞句之間, 歡愉中夾雜了一絲惆悵和無奈。年華漸長, 才開始領略到「年」對低下層人士的經濟壓力: 添衣、備糧、做節、送禮、還債, 點滴都是錢。小孩子們心中只渴望長假期、新衣裳、放鞭炮、糖果和紅封包。 稚子何知, 又哪能了解大人面臨年關時的徬徨?

當年家住貧民區, 鄰里大都是捉襟見肘的窮戶, 有些甚至是家無隔日之糧。 每到農曆年, 不少人家都得四出籌錢, 清還一年下來積欠的賒帳或房租(一般房東都會在這時候催交欠租)。尤記得隔壁的一位上海裁縫。每年年關一至, 他總是扛着他的謀生工具出去典當, 籌錢應急。只見矮胖的他吃力地肩托一副沉重的衣車頭,步履蹣跚地出門而去。年過後不久, 裁縫不知到哪裡借錢贖回衣車頭。於是謀生工具又回到家裏, 依舊見他每天踩着衣車腳踏板, 機聲軋軋之中, 帶節奏地晃動着身子, 埋首默默縫製衣裳, 賺取生計。舊債既清, 新債又起, 日子還是要過的, 年尾再作打算吧。對勞苦窮人來說, 年就是關。而無奈之中, 也只能以「年年難過年年過」自我開解了。活着便好!


<注解>
1) 臘鼓,古時於農曆十二月八日擊鼓以除邪驅疫。全句是說臘鼓聲頻頻的催促著, 比喻一年將盡的意思。與「臘尾春頭」義同。

2) 古人在辭舊迎新之際,用桃木板分別寫上“神荼”、“鬱壘”二神的名字,或者用紙畫上二神的圖像,懸掛、嵌綴或者張貼於門首,意在祈福滅禍。據說桃木有壓邪驅鬼的作用。後來人們為了圖省事兒就直接在桃木板上寫上“神荼”、“鬱壘”二神的名字。這就是最早的桃符。王安石膾炙人口的《除日》一詩詠道: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人屠蘇;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該詩的廣泛流傳也使得桃符一詞幾乎盡人皆知。更換桃符不僅是必做的事,而且春聯、門神、年畫等也與桃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並成為除夕除舊迎新的必需品。

 





前些天陽光普照, 興之所至, 撿起相機外出四處逛逛, 看看新春前夕市面的熱鬧景像, 沾點喜氣。也不管人群擠迫, 放下心中平日置身鬧市時的厭煩, 放慢腳步, 悠閒地體驗一下生活, 也是一種見識與樂趣。
 




花園街一片熱鬧, 擠得水洩不通, 買花的大部份都是女性。 婦女持家, 佳節裝飾家居的責任當然非主婦莫屬了。
 







政府日前發表「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推測本港到2023年全年的訪港旅客會突破一億人次的大關,是本港目前七百萬人口的十四倍,引起各界關注香港的旅遊和生活設施,能否應付日後龐大的旅客流量,會否對市民帶來負面影響。香港如何承受一億旅客?
 







黃澄澄一片桔海。中國人愛金, 買盆金桔圖個好意頭, 希望來年黃金滿屋。對這位賣桔哥哥來說, 這是一年難得的賺錢機會, 當然「跪地砌金桔」啦。
 






我叫不出這果的名字, 但黃金累累, 看見也眉開眼笑啦。
 







吉祥符, 買隻掛在車內, 包你四季路路平安, 告票都收少幾張。不過超速駕駛同醉酒開車就唔包冇事。
 







滿街桔仔待購。節前當係寶, 節後當係草, 被棄之如敝屣。其實桔仔的剩餘價值是用來浸咸甘桔止咳治喉嚨痛。
 






愈來愈受歡迎的蘭花, 除了一般用作商戶開張的賀禮, 近年來也成了熱門的年花。
 







紅就是好! 紅就是旺!
 






叫不出名字的紅彤彤果子, 睇下就好, 千萬別亂吃。

 







節日時候的臨時花檔。
 







水仙。早年我也試過自己割水仙球浸養。現在沒這份閒情了。
 







花店林立, 競爭不小。
 







黃菊該不是熱門年花吧。只等陶淵明隱逸之輩青睞了。

 







花團錦簇, 見之心喜!
 







堆積如山, 好似唔使錢咁。
 







新春買花圖個好意頭, 好似年晚煎埋, 人有我有。
 







大嬸話其他可以慳, 花就唔慳得。
 







呢位大叔托住桃花滿懷高興。
喂大叔, 唔怕番屋企俾老婆扭耳仔, 話你想行桃花運包二奶?

 






班內地客笑我地香港人傻得交關, 花都買餐懵。佢地拖埋巨型行李箱狂掃黃金。不過買咗幾噸金拖唔郁, 愁爆。
 







花店中一隻懶洋洋的黑貓, 對我舉機拍照全不在意。
佢話: 大叔, 我一年四季都係呢套全黑「踼死兔」, 唔似得你地咁, 郁下就扮彩雀。 想睇五彩繽紛就搵錯對象嘞, 想捉老鼠就請我啦, 計時薪, 五舊水一粒鐘。鄧伯伯都推薦架。
 







華叔接班人, 一年一度寫揮春。右邊位男士似唔似縮水周一嶽?
 







狼鷹吩咐落各政府部門要官民同樂, 擺番隻馬仔牌提醒大家多啲去跑馬地, 唔好去中環佔中。
 







銀行外牆貼滿馬仔應節。
 







「五福臨門」+「歲歲平安好運來, 年年順景福星到。」 人嘛, 終歸是心存不勞而穫, 希冀」從天而降。
知道何謂五福嗎? 五福者, 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
 







好話說盡。
 







海運大廈前剛卸下聖誕彩飾, 又掛上賀歲燈籠。不過看來比前者單調遜色了。

 






廣東道也換上了水仙花應節。不過手拖大行李箱的行人關注的只是名牌旗艦店裏的貨色, 管它是水仙或蒜頭。
 








廣東道另一組花卉擺設。

 






前身為水警總區總部的廣東道「1881廣場」不甘寂寞, 也豎立起巨型紫玫瑰花座。
 








1881廣場」的飛馬, 象徵馬年飛躍, 不過千萬唔好百物騰貴至好。
 







尖沙咀文化中心旁的巨型充氣大象。好彩唔係大而無當的「white elephant」。
 







文化中心是婚紗照熱門地點。旁邊泊了一輛粉紅色甲虫車, 紅唇加長眼睫毛, 份外嬌俏。
 






李小龍也被請來湊熱鬧。維妙維肖的人像, 站在旋轉板上揮動三截棍, 怒目圓睜, 時而發出那熟悉的么喝聲。







星光大道附近的一列婚禮公仔。預祝香港「宅男」同「剩女」拉埋天窗, 努力造人, 唔使輸入人口。
 







彌敦道上星光閃閃。
 







信步走進海洋中心, 剛好看到南韓藝術家蔣承孝的拼貼藝術展, 趁機拍了幾幅作品。
 






平面與立體交錯的空間, 把二維圖像轉化為三維的藝術。
 






立體的彩蝶人。
 






躍然欲動的彩豹。
 






名牌TODS也擺出駿馬迎新歲







 港威大廈地層正舉辦朱咕力雕塑展。長走廊佈滿名牌仿造品。






朱咕力晚裝。出席頒獎禮行紅地毯, 未行到尾已經溶晒。
 






用呢隻朱咕力手袋, 記得帶定十包濕紙巾抹手。
 






帶定樽水洗腳。
 














可望不可舔的朱咕力美女。
 











戴得上頸嘅項鍊。
 










************






明天(除夕)出發外遊十天。 
在這裏先跟各位拜個早年, 希望各位新春愉快!
回港再跟大家拜年賀歲。
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