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郊遊雜記



久未踏足郊野, 好一陣子都窩在家裏無事忙, 差點成了宅男。日前喜接好友的短訊, 邀我同到城門水塘走走。我也算是大鄉里, 久居香港, 至今竟然還未去過城門水, 見笑了。

郊遊不離拍照。想起抽濕櫃裏的相機置閒久已, 也該是時候拿出來見見天日了。於是出發前一晚將電池充電, 拿出塵封的背囊裝上相機鏡頭、礦泉水、蚊怕水、零食、紙巾、毛巾、雨傘... 提起鼓脹的背囊試試重量, 竟也有十多磅,對我這把老骨頭來說這可是個挑戰。但興之所至, 也就甘之如飴了。

朋友好識擇日, 一直都在留意天氣預測。是日也, 果然天朗氣清, 惠風和暢。山陰道上游目四盼, 雖沒有名花異卉、珍禽異獸夾道來迎, 然而天公無私, 雨露均滋之下, 閒花野草、昆蟲野菌, 甘苦共榮, 亦自有一份自然的美姿與野趣。

閒話少說, 就讓圖片說點故事吧。





城門水塘沿此路上。
 








抵達城門水塘入口, 早已見幾隻猴子四處上竄下跳, 目光灼灼緊盯遊人, 一副土匪攔劫的樣子, 好不嚇人。朋友勸告大家別手拿塑料袋, 搖搖晃晃只會招來猴子搶劫。不過我的十多磅背囊諒他們搶了也搬不動。
 








一隻猴子撲面而來, 口中發出嗬嗬之聲, 面露兇相, 似有襲擊之意。我舉機一拍馬上閃開, 以防眼鏡被牠攫走。
 








猴子襲擊不遂, 沿着鐡絲網敏捷地游走而去, 「鐵掌水上飄」裘千仞要讓牠三分。輕功如此了得, 大有人不如獸之嘆。
 









未到城門水塘入口石階前, 已見大如轟炸機的蚊隻繞身飛舞, 大有伺機而螫、擇肥而噬之意。 大家於是馬上拿出蚊怕水替自己裸露的皮膚部位噴上。一天下來, 我的皮膚幸保"完璧", 而朋友們則捱了幾口蚊螫。我的蚊拍水看來比朋友的管用。
 







菠蘿壩自然教育徑。








菠蘿壩自然教育徑對開的水塘。水位頗低, 待雨季來時水漲後該又是另一面貌吧。
 









水塘旁的堤岸樹木參天, 早有一班青少年在活動, 似在排練話劇的樣子
 








以三幅獨立照片合成的城門水塘全景圖。如有興趣, 可以從網上下載<Microsoft ICE免費軟件備用。
 








「朝日歛紅, 垂竿向綠川。人疑天上坐, 魚似鏡中懸。」
 








堤岸邊波光粼粼, 釣魚郎靜待魚兒上釣。
 








留意這位釣者釣魚不用杆, 改用長义。難道水塘有巨型龍躉?
 








腐葉堆上一只紋風不動看似乾枯草根的小昆蟲。這小可憐的偽裝似乎失敗, 連我這對昏花老眼也看到。
 








一只小如尾指指甲的的小虫伏在枯葉上, 鵝黃的身上脈絡分明, 雪白的眼睛上一點漆黑的瞳孔, 可愛極了。
 








一只傘形的野菇從腐葉中探出頭來。薄得透光的傘面吹彈可破。
 








另一只看來很平凡的野菇。 








站在葉緣的一只小甲虫, 似在在衡量自己是否有躍到另一片葉子上的能力。
 








一只身呈翠綠站在紅花上的不知名昆蟲。小心左邊的蜘蛛網啊!
 








林中很多吐絲自吊在半空的毛虫, 毛茸茸的。這條在陽光下不斷向上蠕動, 大概要上樹頂結繭了, 準備化蝶了。
 








另一只毛虫。醜小鴨變天鵝的日子仍遠哩。
 








一截看似象鼻的斷樹幹。
 







林木茂而斧斤至焉。
 








樹幹上的雪白蘑菇, 不知還以為是雪糕球。









空心的樹樁內長了一只蘑菇, 驟看好像一隻鷹眼。
 








從橫切面看, 樹質十分良好, 為何要對樹施以毒手呢?
 








淡雅的小家碧玉。
 








蕨類(或稱羊齒植物)是地球最早出現的植物。可說是植物活化石。
 








日本、加拿大楓葉一向被捧上天, 這些看似楓葉的植物卻黯自傷神。
 





















「重幃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
 








被虫嚙賸葉端的葉子仍在爭取一線陽光。
 








結子纍纍, 隨時準備離開母體出去闖新天地, 開支散葉。
 








來城門水塘的重頭戲是拍攝蝴蝶, 到了此處, 豈能過門不入?
 









蝴蝶園常見的蝴蝶種類一覽表。
 








雙語標示, 照顧周到。中外蝴蝶遊客飛到這裏一律歡迎。
 








蝴蝶園內的踏腳石。
 







頭部有點似貓。
 







白帶黛眼蝶 (Lethe Confusa Banded Tree Brown).

 








小眉眼蝶 (Micalesis Mineus Dark Brand Bush Brown)
 








波蜆蝶 (Zemeros Flegyas Punchinello)
 








這只是蝶還是蛾?
 








陽光下雙翼好像透亮的燈罩。
 








美鳳蝶 (Papilio Memnon Great Mormon)
 








黃襟蛺蝶 (Cupha Erymanthis Rustic)










姿態優美的美鳳蝶
 








報喜斑粉蝶 (Delias Pasithoe Red-bas Jezebel)
 










白帶黛眼蝶
 








紋風不動交配中的雙蝶。如此亮麗觸目的顏色, 不能怪我好奇了。
浸大男女學生公然在巴士站就地打野戰不外如是。
 












觸鬚呈羽毛狀, 這只肯定是蛾。
 








雖未到蜻蜓旺季, 蝴蝶園內時有幾只蜻蜓作自由行, 可幸沒有拖大行李箱。
 







力拔山河氣蓋世, 我拉...我扯......扯。
 












水道裏一只蛙正在叫得起勁, 兩腮隨着叫聲一脹一縮。聽真啲, 佢話要".........普選"喎。
 








蛙蛙練氣捱咗幾十個塘, 游到攰晒, 游埋塘邊抖啖氣。精神可嘉, 俾個LIKE你。
 








呢隻意猶未盡, 佢話未游夠一百個塘唔收手。
 







呢隻蛙媽咪望子成龍, 伏在水道旁石壁洞內監視囝囝練習游水。佢話奧運金牌等佢個仔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