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鬥牛血淚



我素來不喜歡以動物互相搏鬥至死以之取樂的所謂競賽活動, 例如鬥雞、鬥蟋蟀、鬥牛、拳擊(boxing)。看到牠/他們在觀眾瘋狂的歡呼聲中鬥得兩敗俱傷, 鎩羽而亡, 斷腿折翼, 遍體浴血, 臉腫唇裂, 那景象不只令人嘔心, 也讓人心疼。一次墨西哥之旅, 更加深我對鬥牛這種既殘暴又血腥的遊戲的憎惡。

幾年前參加了墨西哥旅行團, 除了逛景點和購物, 其中一項節目是觀看鬥牛。我本對鬥牛沒多大認識, 只知道那是一種關乎生命危險的玩意兒, 因此沒有太大興趣入場觀看。但既是團方早已安排的集體活動, 也就隨着一眾團友入場湊個熱鬧。甫一開始, 一頭壯健的公牛被驅趕出場, 觀眾席上頓時響起一陣狂熱的歡呼, 掌聲雷動。我的神經一下子繃緊得有如弦線。起初牛隻在鬥牛場中踱步, 嘈雜聲中顯得有點茫然不知所措。接著, 幾名鬥牛副手策馬出場, 輪番戲弄公牛。騎士們不斷揮動帶倒鈎的利矛, 伺機猛刺牛背以激起起牛的怒意。狂暴的刺插中, 鮮血不斷從牛隻的背部湧出, 灑得黃土地上血跡斑斑。接著, 一名主場鬥牛士亮相了。他昂首闊步地走向受傷的公牛, 舞動手中的紅布, 裝腔作勢, 左竄右跳, 一時挺身逗牛, 一時扭腰閃避, 顯擺着自以為極度優雅、矯若游龍的身, 不斷逗弄公牛。幾經挑釁的公牛帶傷滴血迎擊, 橫衝直撞。人牛之間就這樣一直糾纏着, 直至公牛耗盡體力, 動作開始遲滯, 雙目失神, 開始喘氣筋疲力竭的公牛茫然失神地站立着, 似乎失去了先前的鬥志。鬥牛士看到時機已到, 瞄準牛頸項的要害, 狠狠地、乾淨俐落地用力地插下致命的一劍, 牛隻頓時雙膝跪地, 幾陣抽搐, 然後頹然倒下, 瞪眼吐舌嘔血身亡。此時, 觀眾席上再度響起雷動的歡呼聲。而我的眼淚也奪眶而出。這淚不是因為感動於鬥牛士的英勇而流。伙眾欺凌, 勝之不武, 何勇之有? 我的淚是為那頭牛的無辜犧牲、為人類的野蠻、殘忍、嗜虐和無知而灑。

我沒有如常拍下照片, 因為我的心已被震撼得無心觀看, 拍照只是對牛的侮辱。

我帶着沉重和悲哀的心情步出鬥牛場。同來的團友大多面色凝重, 少了一貫購物歸來後那種興高采烈的喧嘩。上了旅遊巴, 團友們紛紛在發表意見, 大都連聲咒罵: "太殘忍了, 今後再不會看鬥牛了" "無人性""那牛真慘, 多希望被殺的是那名鬥牛士。" 我默默地在聽, 而那頭瀕臨死去的牛的鮮血淋漓的身影仍在我的心頭閃動, 揮之不去。

我在網上找到一些鬥牛圖片。雖不是現場的感受, 但殘忍血腥之處實在令人不忍卒睹。我並非刻意賣弄血腥, 只想藉圖片喚醒世人的良知, 尊重生命, 不要再以虐殺動物為樂, 以滿足一已的口腹之慾和虛榮心。世上不少角落裏仍不斷有人在虐待貓狗、活剥貂皮、囚黑熊取膽汁、拆燕巢、割鯊鰭、獵海狗、捕鯨、盜象牙、胡亂砍伐珍稀樹木... 上天公平無私地賦予萬物寶貴的生命, 人憑什麼可以高高在上, 恣意予以摧殘? 那是作為萬物之靈的「的一種恥辱。
















































































鬥牛是西班牙和一些拉丁美洲國家的國粹, 一直以來迷醉了多少人的心魂。每年舉辦無數場的鬥牛活動,吸引數以萬計的觀眾,逾千頭牛隻也因此喪命。然而, 近年來不少動物保護組織開始了反鬥牛運動, 呼籲立法禁止這不人道的殘暴活動。這反虐待的聲音已有回響。西班牙海外领土「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 1991年就禁止鬥牛了。西班牙的自治區之一的加泰隆尼亞(Catalunya)接著也通過「反鬥牛法案」。長遠看來, 鬥牛活動始終是會消失的。


以下一則故事或許可以替牛討回一點公道:



大強到墨西哥旅行, 走進一間酒吧, 叫了一杯龍舌蘭烈酒。慢慢呷酒之際, 他看見鄰桌的食客正在品嚐一碟看來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大強好奇之下, 招手叫酒吧侍應過來問道: "鄰桌哪位先生吃的是什麼?" 侍應堆起笑容答道: "先生不愧是食家。那是今早鬥牛節目中被殺的牛的睪丸, 本地名菜。"

大強心想: 出來旅遊, 不品嚐珍饈百味太可惜了。於是他吩咐侍應給他也來一客。侍應說: "對不起, 先生。這道菜我們每天只供應一次。今早只有一場鬥牛, 因此抱歉不能為你服務了。這樣吧, 你現在落單, 我們明天一定替你準備這道菜。"

大強於是落單。第二天, 大強滿懷高興來到酒吧。 侍應端上美食, 大強開始享受那道一天只供應一次的佳餚。大強咬了一口, 翻看碟中的食物, 心感不滿, 於是叫侍應過來質問: "味道的確不錯, 但為何牛睪丸比昨天我看到的細粒了那麼多?"

侍應聳聳肩答道: "沒錯, 先生。但牛也有鬥贏的時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