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6日 星期一

沒有電腦的日子

上月初電腦癱瘓後, 已有一個多月沒有接觸網絡世界了, 包括我每天必登入的博客站 (Google Blog)。多年來習慣了電子化生活, 電子器材如電視手機、電冰箱一旦失靈, 總會感覺缺失了什麼而坐立不安, 精神緊張。然而, 這次壞了電腦, 我竟能處之泰然, 或許是有感於平日委實花太多時間在電腦上, 潛意識覺得也該來點節制, 沒有電腦, 就當是一次考驗自己的自制能力, 把心思放到別的該做的事情上。不過唯一令我有點牽掛的是博文中好些一直未能回應而累積下來的博友留言。我的原則是有留言必定回應, 長短繁簡也好, 這是博網社交的基本禮貌。

 
 


沒有電腦的日子, 大部份時間都是寄情閱讀。主要是集中研讀鄧小平的生平與及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因由始末。其中一本是美國哈佛大學社會科學院榮休教授Ezra Vogel(傅高義)著作的<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英文版鄧小平傳)。 另一本是張良編著, 美國漢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Andrew Nathan(黎安友)作序<中國六四真相>。一直以來對鄧小平和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認識只是從片面零散的報導所得。這次作了一個有系統的閱讀, 總算把四人幫下台後中國的國情砌成一幅完整的圖片

Ezra Vogel<鄧小平傳>(876)文筆流麗, 史實充實, 資料旁徵博引, 對一代巨人的功過作了持平的立論。 雖是政治題材, 卻讓人看得津津有味, 不忍釋卷。張良的<中國六四真相> (1,064)詳細地敍述了六四天安門事件的過程(逐天逐小時的紀錄配合從不同渠道取得的機密文件), 讀得令人驚心動魄。這兩部總共差不多兩千頁的閱讀雖然費時, 卻是十分值得。

此外也重讀了一點魯迅的散文。我素來欣賞魯迅那尖銳的文筆 今次重讀, 讓我重見不少魯迅幽默的一面。他有一段時間因要避開上海文壇上的是非和攻訐而移居廣州和廈門講學(也到過香港小住) 。期間他自嘲為「外江佬」, 寫下不少有關廣東話的趣文, 其中有不少有關性交的露骨廣東粗口(以拉丁發音寫出)。魯迅原籍浙江紹興, 可能只當這些是有趣的外省俚語, 但對廣東人來說, 看着倒感覺有點臉紅哩。



除了閱讀, 也看了不少電視劇。其中一套<大清鹽商>頗有看頭。不贅述劇情了, 倒是想說說劇中用上的一首蘇東坡的詞<如夢令>。劇中人吟誦此詞以明清高不貪之志。詞云: 「水垢何曾相受。細看兩俱無有。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

蘇東坡一生多次被貶, 謫居南方異地(包括黃州、惠州、儋州), 但仍能抱着開闊胸懷面對人生。當時被貶黃州,生活貧困,兒子蘇遯又早夭。詞中無失意困窘之態,反而以幽默、輕鬆的筆調刻劃洗澡時的情態,表現出詞人濃厚的出世思想。洗澡本洗濯身上塵垢,但詞人自信無污無垢,擦背人雖終日揮肘擦拭卻一無所獲。「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居士是蘇軾的自稱,他勸說擦背人不用力擦拭,因為自己本來就無污垢,不管如何用力也是徒勞。這裡雖以洗澡為主題,但背後卻蘊含了詞人回顧一生的體會。水我皆清,水我皆淨,詞人清淨自守,不為世俗污染又何勞擦拭呢? 能以世俗洗澡的瑣事入詞, 捨蘇東坡其誰? 也呼應了「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千古禪理

 我一向是個電腦盲, 電腦壞了便一籌莫展, 手足無措。幸虧身邊朋友(電腦專家) 義不容辭,拔刀相助, 提供一條龍服務 --- 從選機、訂貨、安裝、以至下載軟件一手包辦, 幾天前終於重置了新電腦。新機在手, 心思思有件事, 手指頭癢癢的又想寫篇博文。故態復萌, 看來又要重新考驗自己的自制能力了。暫且發這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