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幻日手記


近來成日俾老妻鬧我扮聾唔聽佢支笛; 好多朋友又話我囂張咗, 叫早晨都唔瞅唔啋, 借咗聾耳陳隻耳, 以為我驚死佢地想同我借錢 查實係冤哉枉也 年紀愈大, 發覺聽覺愈來愈退化, 對社交生活造成好多誤會同不便 於是的起心肝去配隻助聽器。日前行入助聽器舖頭, 問店員有乜又平又正嘅好介紹。佢話兩蚊到兩千蚊都有, 豐儉由人。我當然要兩蚊至平嗰款啦, 同錢有仇咩? 店員同我掛條線落頸處, 佢話: 插隻耳塞落耳仔, 再拖條線插入裇衫袋口就OK嘞。我問佢點解冇聲嘅? 佢話: 兩蚊雞隻梗係冇聲啦! 不過, 人地見到你心口條電線, 一睇就知你係聽覺殘疾人士, 自然會大聲同你講嘢啦。諗落又好有道理, 兩蚊雞就可以等人大聲啲同自己講嘢, 唔使吓、吓聲要人地重複講, 你唔煩人地都煩啦。卡都費事簽, 攞張八達通一聲扣兩蚊搞掂。


於是戴住隻道具助聽器四圍蕩, 瀏覽下城市嘅光景。行行下入咗油麻地廟街。好日都唔會去廟街, 費事俾啲鳳姐截住叫聲靚哥拉我上樓談心, 入咗房聾聾地兩個牛頭唔搭馬咀棧嘥氣, 做唔成生意慢下手仲俾人打一身。不過行咗好耐都冇嬌娃兜搭, 反為眼前一亮見到座牌坊, 咁大個仔依家先知到原來廟街有個咁重文化氣息嘅地標。牌坊有對楹聯: 廟貌莊嚴信善虔誠香火盛, 街頭熙攘人群歡樂貨財豐」。聽落願景都幾進取同樂觀, 希望係咁啦。
 



轉個彎又見到一間麻雀舖, 店牆上有一幅壁畫, 國際巨頭埋堆打雀局, 四家都叫緊大牌。奧巴馬單吊等緊九萬混一色對對碰, 佢個馬仔安倍諗住摸隻九萬然後鬆張俾大佬食舖杰嘅擦下鞋, 點知俾習大大自摸隻九萬食出花么九。奧巴馬當堂面燶, 本來佢皮膚已經夠黑, 條氣谷到塊面黑過墨斗。肥仔金隔岸觀火笑到見牙唔見眼。習大大好得戚, 開心過打低咗十隻貪污大老虎。不過佢唔俾狼震鷹落場, 無謂689忽然落台到時唔知搵邊個頂佢個位, 費事尶尬囉。
 



轉入橫街, , 好多舖都有鎮店之寶。老婆唔準屋企養貓狗, 所以我唯有出街睇。講真, 望住成車木面機械人低頭玩手機火都起, 望下貓狗趣緻嘅樣仲開心。
 



大叔, 貓都有肖像權架, 咪見到就影, 我唔想個樣隨便俾人放上飛屎卜架。
 



等等咪影住, 等我擺個三七側面上鏡啲。
 



曾江話美源髮采最好用, 乜色都可以染。 佢諗緊染隻大紅色, 青春啲, 好過成日俾人叫做白髮魔女。
 



蘋果沙田柚唔啱胃口, 下次放舊豬骨頭啦。
 



呢隻精靈又趣怪, 殺死人冇命賠。
 



大舊含悲望住啲俾人虐待嘅狗相片, 物傷其類。
 



行行下入咗商場, 見到信用卡賣廣告招攬用戶。呢條裙夠晒霸氣, 成百張卡跟身, 著住佢去濕平, 鳩烏實唔使擔心碌爆卡。

 
 



呢間商場嘅地板好迷幻, 我喺三樓望落去, 暈暈地差啲一躍而下。
 



望落二樓仲更加暈, 成堆蝗虫排喺名牌店門口等入場。買完就地喺門口裝箱。場面墟冚過佔中, 真係想落去射胡椒噴霧劑。
 



商場逼到爆, 人篋爭路, 嗱嗱林離開商場。點知一塊「一目偵信」偵探社廣告牌兜口兜面撞埋嚟。佢話有乜債仔、老婆偷情、老公偷食、肉參, 單隻眼都可以同你摷出嚟。咁勁? 下次立法會搵你去摷發叔翻嚟開會, 唔使成班建制派等餐懵。仲可以摷埋個港大首席副校長出嚟上位, 唔使陳文敏左等右等咁委屈啦。
 



條行人路又係水洩不通, 人篋爭路。 唔想隻腳踭俾拖篋撞損, 不如坐巴士去尖沙咀。點知跟住前頭架巴士行足成條彌敦道。俾前面嗰位「港大一級榮譽、通識真正王者」Leung Sir對懾人心魄嘅三白眼挖咗足我個成半粒鐘, 咁凌厲嘅眼神, 望住有啲心怯。不過望望下我又忍唔住笑出嚟。吓, 通識都有得補習? 講真, 通識其實即係夠八掛, 使乜學? 得閒碌大雙眼觀六路、豎起耳仔聽八方, 自然收到料啦。
 



終於去到尖沙咀星光大道, 學遊客用手機Pano影番張維港照, 做個時代見證, 好命嘅話比較一下100年後維港變成點。
 



, 百幾二百年前維港係咁樣架。
 



見到小艇有人手持魚網撈撈下, 仲以為捉緊魚。 望真啲艇蓬頂有塊廣告, 原來係「佳發海港清理」公司人員喺度撈垃圾。今時今日仲用咁古老方法撈垃圾, 可能想俾鬼佬感受下維港舊日情懷掛。
 



維港填海愈填愈多, 兩岸就快貼埋, 睇嚟遲下可以一步跨過對面海, 過海地鐡冇人坐。
 



嚟到尖沙咀, 不如過埋海去IFC逛下。嘩, 熊山熊海, 差啲又以為佔中。
 



跟住就見到1200位「突搜選舉委員會」成員排住隊入場預演2017年突搜選舉。咁聽話又齊心又有默契, 亞爺好安心囉。
 



由中環直落灣仔影藝學院, 見到一堆蝴蝶, 唔知又有乜蝴蝶效應?
 



影藝學院賣物部入面有隻碗, 碗內有粒精子。依稀見到自己同人海中千萬億人類嘅前身。一粒咁卑微脆弱無助嘅浮游生物, 點解會變成千萬種唔同口面唔同性格嘅人? 而每個人都曾經打低千萬對手, 贏過一次游泳冠軍, 想起馬上重拾自信, 都值得驕傲嘅。
 



坐巴士回家, 途中望見路邊坐滿人。忽然間我又想起「面書facebook呢樣嘢。依家人人都玩「面書」, 希望可以通過大氣電波將生活向外伸展, 結交世界上千萬唔識嘅人, 分享人生。 其實使乜捨近求遠咁隔涉? 周街咁多人, 隨時可以走埋去截住一兩個, 當面同佢地講下自己尋晚做過乜、聽日打算做乜、今日食過乜。 又可以打開手機俾佢地睇下家人或者屋企隻愛貓愛犬嘅照片, 之後同佢講聲“like”, 真係friend 過打band, 溫馨到爆。唔知咁做會唔會俾人鬧發神經呢?
 



人生有好多個站頭, 不過有啲站係唔想落車嘅。落錯咗就衰咗
 



落呢個站就賴嘢
 
 
行咗大半日街, 有啲茫茫然, 又好似有啲幻覺, 真真假假摸唔清, 胡亂寫低幾句以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