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1日 星期六

鬼話連篇


姑妄言之姑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
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
 
<聊齋誌異>作者蒲松齡

 

小時候我極為怕黑怕鬼, 聽了鬼故事便疑神疑鬼, 胡思亂想 經過墳場不敢張望。隨大人到殯儀館送殯更是視為畏途, 更怕那瞻仰遺容的一刻, 總是借意不看, 只怕看後從此一閉眼便是死者的遺容。

童年時父親喜歡給子女們講<聊齋>故事。幼稚的心靈信以為真, 聽得多了, 總是疑心重重, 一入夜便感覺鬼影幢幢, 不敢摸黑上廁所記得當年仍在唸初小, 有一段時間黃昏時候要去學校補課, 回家時已是天黑。有一回, 隔壁鄰居辦喪事, 整個星期在門前掛起藍字白燈籠, 門角地上點上白蠟燭, 微弱搖曳的燭火讓幽暗的梯間更顯詭譎。 那幾天對我來說真是要命, 出入家門總感覺梯間鬼氣陰森。當時家住舊式唐樓四樓, 沒有電梯, 上落都要爬梯級。 回家摸黑上樓我不敢慢走, 只有一口氣直奔而上, 到了家門, 喘着大氣狂拍大門, 入屋後才驚魂稍定。

怕歸怕, 我還是挺喜歡聽鬼故事看鬼片。記得當時「麗的呼聲」晚間有一個鬼古播音節目, 我和大哥晚飯後總喜歡到家附近的涼茶舖。沒錢飲涼茶, 只有站在店門口着聽鬼古。 節目一開始, 一陣詭異的背景音樂響起, 然後一把喉底顫慄男聲, 拖着長長而鬼氣陰森的音調, 悽厲地吐出一句: 「寒夜驚心。」 故事還未開始, 我和大哥的神經早已繃緊得有如弦線。半小時的驚嚇後, 回家那段路程才是個煎熬, 兄弟倆互相壯膽摸黑上樓。

除了聽鬼故事, 我還喜歡看鬼片, 初時是半瞇着眼看的, 鬼一出現便馬上合起眼睛。漸漸膽子粗了, 也就放膽看。早年的什麼<四谷怪談> <吸血殭屍>, 以至後來的<驅魔人><天師捉妖>, <陰陽界> … 全都為我帶來不少刺激。

年歲漸長, 多了理性思考, 從有宗教信仰變成無神論者, 漸漸克服了怕黑怕鬼的心理, 知道鬼實為人之心魔。膽子大了, 心無罣碍, 工作出差住酒店, 黑夜如廁也不開燈。也曾住過幾間謠傳鬧鬼的酒店, 我也安之若素。着意的倒是入房後先確定火警逃生通道的方向。幾年前的一套日本鬼片<午夜凶铃>曾經驚嚇全城, 很多觀眾被片中長髮女鬼「貞子」嚇得好一陣子不敢開電視和收fax(傳真文件)。我當時也慕名去看, 只感覺十分滑稽, 看得我捧腹大笑。

我有朋友自言曾接觸過幽靈。我的姑母自言有陰眼, 時常看到親人的亡靈出沒牆角。她是我的至親, 該不會跟我們撒謊吧? 又是否那只是她個人精神狀態下的主觀意識? 其實人之所以怕黑怕鬼神, 皆因遠祖穴居人遺傳下來的基因 --- 對神秘黑夜、日月星辰的轉移、無情天災、猛獸侵襲、疾病傷患、季節交替、尋水覓食一一都不能掌控。在無知、恐懼、疑惑與無助之下, 唯有將那未可知的一切歸咎於上天或神鬼的旨意, 遂至迷信而以敬與畏去安撫神鬼, 以求趨吉避凶。其他動物沒有鬼神的觀念, 只有野獸的本能。人類有思想, 事事尋求根源、喜歡幻想, 不可思議的事物歸之於”, 留連於超自然的境界, 一旦鑽入牛角尖, 杯弓蛇影, 化為揮之不去的心魔

我不敢斷言世間沒有鬼神, 只是抱着存疑心態。就算有, 我只會敬而遠之, 河水井水互不侵犯。坦白說, 濁世間假如真的有什麼善良之鬼、風雅之魂、有識之靈, 交個朋友還是挺有意思的。這總比人間那些肉身魑魅魑魉、牛鬼蛇神來得可近可愛。好多時候夜間亡故的親人偶來入夢, 我還嫌好夢難留哩。

孔夫子云:「子不語怪力亂神」, 認為鬼神之說, 士人學子多近無益, 也不要去討論。可是我仍然愛讀鬼故事, 但已不是小時候因為愛其驚嚇的感觀刺激, 而是從文學角度去欣賞故事的情節寓意和文字(古文)的藝術。中國有幾部我至今仍不斷重讀的著名神鬼小說, 床頭總放了一部, 入睡前興之所至讀一兩篇, 不亦快哉!

以下是我欣賞的幾部中國鬼故事書, 未讀過的朋友不妨看看:
 
 

聊齋志異》

《聊齋志異》簡稱《聊齋》,俗名《鬼狐傳》,是中國清代著名小說家蒲松齡創作的文言短篇小說集。全書共有短篇小說491篇。題材廣泛,內容豐富,藝術成就很高。作品成功地塑造了眾多的藝術典型,人物形象鮮明生動,故事情節曲折離奇,結構佈局嚴謹巧妙。

《聊齋志異》反映了廣闊的現實生活,提出許多重要的社會問題,表現了作者鮮明的態度。它們或者揭露封建統治的黑暗,或者抨擊科舉制度的腐朽,或者反抗封建禮教的束縛。描寫愛情主題的作品,在全書中數量最多,它們表現了強烈的反封建禮教的精神,通過花妖狐魅和人之間的戀愛,表現了作者理想的愛情。另一重要主題,是抨擊科舉制度的腐敗。作者飽含感情地揭露了科舉制度埋沒人才的罪惡。《聊齋志異》的再一重要主題,是揭露現實政治的腐敗和統治階級貪官蠹役、土豪劣紳對人民的殘酷壓迫。這類作品反映了封建社會的根本矛盾,具有更高的思想價值。不僅揭露了統治階級的殘暴,而且熱情地歌頌了被壓迫人民的反抗鬥爭,塑造了一系列富有反抗性的人物形象。

《聊齋志異》以上乘的文言文書寫,文筆簡練,描寫細膩,堪稱文言短篇小說的巔峰之作
 
我有兩部《聊齋志異》這部是用來閱讀的, 可以隨意在書頁上寫點按語、字辭發音、勾畫重要段落。另一部精裝本(見下圖)是用來收藏的。
 
 

這套《聊齋志異》是仿古線裝連錦盒裝潢, 對摺書頁, 並附有繡像(書中人物情節的插圖)
 




《聊齋志異》精裝版的內頁, 可以卷着來看。
 




《聊齋志異》精裝版的繡像(書中人物情節的插圖)
 




《螢窗異草》

這是繼《聊齋》後又一具有巨大成就和影響的文言筆記小說。全書三編十二卷,共收作品138篇,原書署長白浩歌子撰,據今人考證,是清尹文端的六公子慶蘭所撰。

《螢窗異草》在故事的社會內容及創作主旨的整體上是承繼了《聊齋》的傳統,並在承先啟後上具有一定的獨創性。《螢窗異草》記敘的多是明末清初的異聞奇事。作品很廣闊地描寫了各種各樣的社會生活,特別是中下層市民的生活狀況,許多篇章對社會黑暗有一定程度的揭露。《螢窗異草》的故事絕大多數都涉及到狐仙鬼怪情, 節曲折委婉,人物刻畫形象生動,尤其是眾多以婚姻愛情為題材的篇章,以及描寫少數民族風土民情的記載。這些神狐鬼怪雖是異類,思想感情卻和常人接近,甚至比現實中的人更通情理。它們雖有超自然的力量,但卻始終服從當時社會的法則,可以說是人間喜劇的幻覺延伸。讀來頗有興味。
 
書被我翻得書脊殘破, 用紙補綴, 工夫麻麻 。
 
 



搜神記》

這是晉代干寶搜集撰寫的記錄神仙鬼怪的著作,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志怪小說的代表。全書共分二十卷,主要是搜集各種民間關於鬼怪、奇跡、神異以及神仙方士的傳說,也有採自正史中記載的祥瑞、異變等情況,其中不乏情節重複的故事,每個故事的敘述非常簡短,文學水平也不是非常出色,但對中國後世的傳奇小說發展影響很大,以後很多傳奇小說如唐人傳奇、《聊齋志異》等的寫作方法和《搜神記》相似。
 




 
《閱微草堂筆記
這是清朝短篇志怪小說,於清朝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至嘉慶三年(1798年)年間由翰林院庶起士出身的紀昀紀曉嵐)以筆記形式所編寫成的。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中對《閱微草堂筆記》有很高的評價
本書在空間地域上,故事範圍遍及全中國遠至烏魯木齊、伊寧,南至滇黔,並旁及臺灣、南洋等地。在時間上,主要搜輯當時代前後的各種狐鬼神仙、因果報應、勸善懲惡等之流傳的鄉野怪譚,或親身所聽聞的奇情軼事, 或當時官場腐朽昏暗墮落之百態,進而反對宋儒的空談性理疏於實踐之理氣哲學。並且諷刺道學家的虛偽矯作卑鄙,與旁敲側擊的揭露社會人心貪婪枉法及保守迷信。意在勸善懲惡,雖然不乏因果報應的說教,但是通過種種描寫,折射出封建社會末世的腐朽和黑暗。不過對處於社會下層的廣大人民悲慘境遇的生活,紀昀在筆調中也表達出深刻的同情與悲憫。每則故事之後,大多有一二語來總結其理事;以明因果、以理事非。
 
 
以上這幾部古典文學, 文言文根底不深的讀者或有閱讀困難, 最好是買附有註解的。但奉勸大家不要讀 純白話譯本”(沒有文言原文), 因為神粹盡失, 味同嚼蠟, 不如不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