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3月1日 星期六

印尼之旅(三): 茂物植物園



開「縮影村」, 我們先去吃午飯。然繼續前往「茂物植物園Bogor Botanical Gardens)





穿著印尼傳統臘染衫的店員正在準備午飯。雖然落手落腳, 我們也只有眼開眼閉了。
 







地道的簡單印尼菜, 味道還可以的。
 







上洗手間時路經廁所旁邊一間小房子, 原來是穆斯林教徒的祈禱室, 有一男子正在做禮拜。
穆斯林對宗教的義務有五種修煉方式。其一是「禮功,即做禮拜,是對真神阿拉的感恩、贊美、懇求和稟告。穆斯林每天要作「五時禮拜:天亮時辰拜,中午晌拜,下午太陽偏西時晡拜,黃昏時昏拜,入夜宵拜。禮拜場所不定,方向朝麥加克爾白。禮拜的儀式是匍匐在地,念詞統一規定。
穆斯林做禮拜前要先行凈禮,有水用水,稱為水凈,沐浴全身或洗部分身分。會禮若無水,用土凈,用手拍打凈土、凈沙、凈石,再用手摸一些部位。做禮拜的意義在於陶治性情,不忘冥冥之中真主對自己行為的監察,悔過自新,養成服從宗教領袖的習慣。
 







印尼公眾地方沒有太多的雙語指示。廁所的男女間格也只用印尼文標示。PRIA"男人", WANITA"妻子"。奇怪為何女廁不用"女人"而用"妻子"? 難道大男人主義的印尼男人全都視所有女性為妻子? 這也難怪, 因為印尼奉行一夫多妻制,可以公然包二奶。
 







途中所見: 有點似灣仔會展中心.
 













印尼沒有具規模化的交通運輸系統(如地鐡、公共巴士、電車等)。市面充斥着這類綠色小巴, 這也是製造交通堵塞的原因之一。
 







穿插於馬路上的流動炸蝦片小販。
 







雪糕小販。只敢看不敢吃。
 







到處可見的小食檔。










用竹葉包起的糕點。
 





芋頭
 





街景
 







較低下層的婦女, 看來衣著舉止十分隨便的, 驟看以為是乞丐哩。
 






街頭賣玩具降落傘小販。







印尼的國家的未來棟樑看來都很活潑健康。國家的前途會因他/她們而改變嗎?









戴頭巾的女孩。自小戴起, 習慣了便成身體的一部份。






茂物植物園(Bogor Botanical Gardens),位於印尼茂物。茂物植物園佔地超過80公頃,由爪哇荷蘭總督古斯塔夫·威廉(Gustaaf Willem)和當時的爪哇省長伊姆霍夫男爵建立。在總統府的要求下,由荷蘭植物學家卡斯珀·格奧爾格·卡爾·瑞華德(Caspar Georg Carl Reinwardt)進行改造。1817年,該植物園正式開放。在19世紀,該植物園用於研究和培育產自印度尼西亞群島部分地區的植物。因此,直到現在茂物植物園仍是植物學研究的主要中心。茂物植物園內有超過15,000種植物。蘭花館內有3,000多種蘭花。
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在物植物園內召開,並在此確立了《茂物宣言》。此次會議共出席了60個國家的領導人。
 







植物園入口



園內的石雕
 






印尼天氣炎熱多雨, 陽光充足, 適合植物生長, 因此到處到充滿綠意。


 






多茂盛的羊齒科植物。





 林蔭處處






有如化石般的巨型樹幹。
 







有如巨鯨般的根部。
 





















充滿負離子的80公頃的綠野, 在香港簡直匪夷所思, 得趕快深呼吸幾下。
 



















儷影一雙。拍拖該到這裡, 去油尖旺太不浪漫了。
 









她們比在香港的同胞幸福多了。
 









合家歡
 







公園一角草地上野餐的遊人, 景象讓我想起名畫家Edouard Manet的油畫Picnic(見下圖)
 





Edouard Manet的油畫 Picnic
 







在印尼至今未見過肥貓。見到的都很瘦。是炎熱天氣的關係嗎?
 







泊摩托車處的車陣。可見印尼的摩托車何其多!
 







印尼人嗜吃烤炸食物, 很多人都有喉痛問題。這是炸香蕉。
 







椰青(椰汁)檔。不過不合我的口味, 感覺有點腥。
 







印尼人有一個共通的習慣, 就是喜歡三五成群閒坐抽煙吹水, 或蹲或臥, 百無聊賴的樣子。記得看過一則漫畫, 圖中甲、乙兩人無所事事, 坐在一處悶得發慌。
甲終於發言: It's been so boring sitting here for such a long time. Let's do something else.
乙答道: Good idea! Let's sit over there.
 







一煙在手, 悠然自得, 有金懶執, 有米懶煮。
 







, 開檔做生意咪掛住打牙骹啦。叫吓"埋嚟睇...埋嚟揀"都好應該卦。








等日頭落山。
 








見到我地班遊客, 大叔扯完口煙, 同大嬸話好擔心「蝗虫殺到嚟印尼。大嬸話唔驚蝗禍, 只係擔心喺香港打工個女俾主人家糟質啫。

 






馬路邊都傾餐懵。
 







這兩位比較養眼得多了。姿態唔輸蝕得過天橋catwalkmodel.
 







後面兩位團友夫婦不知買了什麼東西, 興奮得高聲議論。正在蕩鞦韆的女娃兒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吵得瞪大了眼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