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印尼之旅(六): 普蘭巴南印度神廟

上文說到在「普蘭巴南印度廟接待處避雨, 胡亂拍了一些雨中彩傘和執著不懈的掃街女娃。 磨蹭了半個多小時, 難得雨終於停下來, 於是大伙兒往印度廟前進, 一睹這有一千一百多年歷史的古神廟。








往印度廟前進。
 







印度廟在望。巍峨的廟塔群聳入天際, 氣勢迫人。
「普蘭巴南」印度廟---興都廟(印尼語:Candi Prambanan)位於中爪哇,離日惹市約18公里,是印尼最大的印度教古建築。
 







「普蘭巴南」大約建造於公元850年。它的建造者可能是「馬塔蘭王朝的第二個國王,或者「三佛齊王朝 Balitung Maha Sambu。神廟是為埋藏當時國王及王后骨灰而修建的。它是印尼一個世界著名的歷史古跡之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是印尼最宏偉壯麗的印度教寺廟,是世界建築、雕刻和繪畫藝術史上一顆璀璨的明珠,現正式名稱為「普蘭巴南文化旅遊公園
 







由於雨後大路積水不去, 我們只有沿路旁的草地進入神廟。
 







沿路兩旁有小石塔, 一直延伸至廟群入口。
 







普蘭巴南是東南亞最大的印度教廟宇。它的獨特之處在於其高聳的尖頂建築、印度教建築的典型風格和高達47的中心建築。
「普蘭巴南」由8座主廟(坎蒂 candi)和250餘座孤立的坎蒂組成。其中三座主要神廟(Trisakti)分別供奉印度教的三位主神:濕婆(毀滅之神)、毗濕奴(秩序之神)和梵天(創造之神)。
 







「普蘭巴南」當初建成後很快就被遺棄並開始破敗。其重建始於1918年。1953年前後人們完成了對其主建築的重建。該建築的很多原始石材時常被盜用於遠處的建築。根據原物歸位的原則,重建必須保證75%的原始材料可用,因此普蘭巴南的多數小神廟只剩下地基和危牆,而未被列入重建計劃。
 







普蘭巴南在2006年的爪哇地震中受到了嚴重的損毀。儘管建築整體完好,但是大塊的石料破碎,包括一些石雕都被震落在地上。當地政府一度關閉普蘭巴南以評估地震的破壞。日惹古迹保護局稱需要數月才能準確評估。不過數周之後普蘭巴南就再次對遊客開放,只是出於安全限制遊人靠近建築。
 








進入主塔群。走在其中, 更覺廟塔的巍峨。







陵廟群經千年的自然風化及破壞,有些已成斷牆殘垣。現今的陵廟,已經過多次的清理和修葺,雖不能再現原有風貌,但在大片現代綠色園林的襯托下,依舊氣勢不減,于人一種雄渾莊重之感。
 







廟內四壁上均有精美的浮雕,講述的是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的故事。
 







普蘭巴南寺廟群的創建基本上是模仿了神話中描述的眾神居住的馬哈穆羅山,因此各種雕刻和裝潢都是按照神仙境界模樣完成的。例如,裝飾的圖案取材於山川、蓮花、奇異的動物和人物、仙女等,葉片和枝條彎曲纏繞於各種圖案之間,整個圖案營造出一個夢幻般的神仙世界。
 













在每一個廟宇中都有雕像,例如大殿上面向東方的濕婆•馬哈德瓦雕像、杜爾加雕像和許多在印度教義上知名人物的雕像。在寺廟群的牆壁上完美地雕刻著羅摩衍那羅摩傳中的有關印度教的神話故事。
圖中的藍裙女娃探身外望, 是否想在神壇上謀一席之位?
 







這裡和以下是一些塔上的不同神獸的圖片。
 































濕婆神廟位於正中,有東、南、西、北四個石室。其中主室供奉一座3高的濕婆像,其它三個石室分別供奉濕婆的妻子、他自己的化身和兒子象頭神。
 







普蘭巴南寺廟群由240座廟宇組成,大部分已經淪為一堆瓦礫,但一些主要的廟宇在經歷了天災人禍的滄桑變遷後,在人們的努力下得以重建,又煥發出昔日的風采。
 







圖中的遊客大都下身圍了一塊接待處提供的沙龍布。這是對外來遊客的要求, 以示對神廟聖地的尊重。
 








每座主神廟之前均有兩座小「坎蒂立於兩旁(石階前兩隻神獸),分別供奉主神的坐騎:濕婆的神牛、毗濕奴的大鵬金翅鳥和梵天的孔雀。其中大鵬金翅鳥是印度尼西亞的吉祥物,或稱印度尼西亞鷹。
 







進入石室的遊客。遊人必需戴上頭盔, 以防不小心頭部碰到牆壁受傷。
 







剛從石室出來的遊人。
 







灰黑中的一抹鮮紅, 特別搶眼。可惜手機自拍的姿勢破壞了古典美。
 







剛從石室出來的紅衣女子, 眼碌碌冇厘表情。是否沒戴頭盔撞親個頭? 都話咗你啦!
 







團友之一的八十多歲婆婆, 除咗唔參加騎馬節目, 日日行足全程, 唔駛人照顧。有時仲一個人行到唔見影, 又識得歸隊。寫個服字。

 







持彩傘的少女有點東洋味道。
 







萬黑叢中一點黃。

 







交叉腳行得迎風擺柳, 婀娜多姿。 小姐, 呢度唔係行天橋表演時裝, 小心""親撻生魚呀。
 





















麒麟腿、香雞腳、寇丹腳甲, 各有特色。
人字拖、涼鞋、黑皮鞋, 各適其適。








見到水唔玩嗰個唔係細路。
 







我踩、踩、踩。踩到不亦樂乎。
記得我小時候有一次雨天穿了長筒水靴上街, 覺得好威猛, 見水就大力踩。走到一處水窪, 伸腳又踩。誰知那是個修路未填平的深坑, 讓我整個人掉入坑內, 幸好只是水深及腰, 否則就水鬼升城隍。
 







少少水都玩餐死, 見到大海點搞?
 






印尼人愛色彩。這種繽紛色調行匀全香港都搵唔到。







點解香港印傭唔將呢種色彩文化輸入香港?
 







遊罷古廟, 興盡而歸。
 







步出古廟範圍便是紀念品購物區。商店售貨員紛紛出來列陣迎客, 陣容好似御林軍接受撿閱。貨色全部一樣, 唔知幫襯邊間好。
 







行人通道開闊, 好過去迫旺角女人街。
 







肥佬賣竹笛, 係咁吹雞, 吹到以為叫走鬼。買隻送俾朋友個仔就多得你唔少, 包你老友變仇人。
 







呢位大叔賣木雕人像。
 







黑過古天樂嘅朱咕叻大叔蹺起二郎腿賣陀螺。陀螺唔止會轉, 仲會發出嗚嗚聲。
 







呢位大叔地下舖張紙就開檔, 唔知賣乜?
 







兩位大嬸話天文台呃人, 明明話今日落雨落到水浸膝頭哥, 點解灑兩滴就停? 呢度成堆遮點賣得晒?
 







印尼拖鞋好出名, 呢度任揀。
 
















老板唔夠生意眼, 虎年都過咗唔知幾耐, 仲賣老虎? 有腦就掛批馬面, 包你生意好似豬籠入水。






送都唔敢要。咁大隻你話番香港點過關?
 







唔係荔枝, 係紅毛丹。
 







瘦剩對眼嘅流浪貓。全印尼啲貓都瘦蜢蜢, 阿執, 諗諗辦法啦, 凈靠我餵鵝脾唔掂架。
 







亞媽: 囝囝, 企定唔好郁, 等亞媽校啱水溫同你洗白白。

囝囝: 講少句啦, 你, 專心倒水仲好啦。倒歪些少你就開檔賣滾水碌豬腸架喇。亞媽, 不孝有三, 你都唔想無後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