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印尼之旅(五): 日惹



結束耶加達行程後前往機場, 乘內陸機轉往印尼最具古文化氣息的都市「日惹Yogyakarta)。

日惹是印尼爪哇島中南部一個城市,同時也是日惹的特區首府。日惹是爪哇島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曾為日惹王國首都,在19451949年的獨立戰爭中曾作為印尼的首都。目前日惹是印尼最重要的大學城和爪哇文化藝術中心。周邊多古迹,著名的有婆羅浮屠等。日惹是目前印尼唯一由王室(蘇丹)統治的省。





日惹機場規模不大, 有點落後。上機前還得擠巴士, 而且到埗後要徒步走到客運大樓。
 







小小的候機室。
 







席地而坐的本地旅客。回教徒一天要跪地禮拜多次, 坐地這方面習以為常, 或者我們的內地同胞會感覺親切, 不過他們較多是蹲下來的。

 







到達日惹機場。
 







旅客得從停機坪走路往入境處。
 







負責接送我們的當地的旅遊巴胖子司機。雖然樣子有點害羞, 但架上墨鏡抽煙的時候十足打手的模樣。
 







印尼曾是荷蘭殖民地, 現今市面上仍可見不少外語。
圖右標語中gratis = 免費
Optik modern = 現代光學

 







呼籲社區團結的標板。大意是:進入社區克拉登, 和和平平。
 







日惹的街道
 









繁忙馬路中的流動賣報小販。
 







繁忙馬路中的青年奏着小結他邊向車內人討賞錢。這位哥哥看來有點兒似張國榮。
 







行車期間旅遊巴停在紅燈前, 前面忽然閃出幾個美女背影, 個個輕擺蠻腰、搔首弄姿、婀娜多姿。第一次在印尼看到不是由頭包到腳的索女, 當然感覺眼前一亮。於是把馬上相機鏡頭焦距扯盡到200mm, 機不可失, 一於冇執輸獵艷。

 







美女輕微側身, 向車內人大送秋波, 只見臉上厚粉盈呎, 一寸長假眼睫毛頻頻眨動。噢賣葛, 原來是位大叔。

 







驟眼還以為無線小生陳豪來印尼街頭拍電視劇。
大叔向我們走過來, 邊走邊舞動雙手迎客, 眼角含春, 嬌態尤勝女兒。大叔右手握着鈔票"演嘢", 但不知左手所持為何物?
旁邊另兩位"姊妹"也聞風而至, 趕來湊熱鬧。
 







呢位發霉朱咕叻"美女"橫睇掂睇都唔似女人, 睇嚟要去泰國跟班"姊妹"取經, 執一執再嚟開檔。
 







無聊到玩除衫。
 







交通警察似乎多餘, 因為冇人聽佢支笛。

 







時屆中午, 先到市內的Royal Garden Restaurant吃午飯。
 







Royal Garden Restaurant格調高雅, 我猜前身可能是一間富人的府邸。
 







有點印度教建築的色彩。
 







通往上層餐廳的旋階梯。上有古色古香的亭台。
 







印尼店舖門前常見的石像(左右一對), 導遊說這是印尼的門神。

 







典雅的餐廳迴廊。
 






古典包金箔的櫃子。






優雅的迴廊一角。

 







迴廊一角。
 







迴廊一角。
 







餐廳內
 







美麗的餐廳內柱。
 







賞心悅目的餐廳。
 







準備給我們上湯的服務員。
 







講究的杯碟墊子(葦草編織配以花布裝飾)

 







大樹菠蘿、紅毛丹、木瓜。

 







主菜就普普通通。
 







餐廳內一角的擺設。
 







餐後前往日惹古印度廟, 途經蠟染店。店員熱烈招呼, 不過個個戴住頭巾倒模咁樣, 分唔出西施定係貂嬋。

 




蠟染店賣埋香料, 好似唔多對題。












印度廟前的本地人。肥仔瞓得咁舒服, 怪唔得咁好肉。









出街帶埋坐墊周街坐, 印尼人深懂悠閒之樂。不過好多垃圾虫。
 







通往印度廟的草坪。印尼多驟雨, 此時忽然下起雨來, 印尼人出街多帶遮, 有備無患, 紛紛撐起雨傘。
 







由於下大雨, 我們只有在入場處暫時避雨。等候間喜見頭上一片綠意。
 







避雨間沒事做, 遂跟友善的入場收票員聊天。印尼人大都不介意讓遊客拍照, 甚至引以為榮。你話兩位似唔似「半日安扮惡家婆?
 







女管理員。頭布戴得夠品味可以很美。點解香港班印傭唔學下為國宣揚藝術呢?
 







我叫呢位妹妹稍微側身面向光, 佢好合作。
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 青春真係無價, 唔好等人老珠黃, 一定要趁春光留倩影架。
 







印尼人很友善, 要求拍照男男女女包冇拖手踭, 唔使出錢請model
 







都說印尼多雨, 明明烈日當頭, 忽然驟雨傾盤, 可謂防不勝防。呆在入場處半小時等雨停, 無聊之中遙拍遠處的雨中人。
 







香港是個沉悶的地方, 連傘子都幾乎千篇一律, 不是黑便是灰或藍, 了無生氣, 關接讓人憎厭下雨。印尼的雨傘多采多姿, 色彩繽紛, 在任何傘陣中都找不出一把相同圖案的傘子, 雨天也充滿一片活潑, 在在反映出印尼人對顏色的熱愛。
 







"I can show you
That when it starts to rain
Everything's the same
I can show you"
--- The Beatles
 







佇立雨中的賣傘赤足小販。
 







昂首闊步的赤足大嬸。
 







雨下個不停。園中表演的大頭佛頭都大晒, 因為冇咁大把遮襯個頭, O晒嘴死死氣入亭避雨。
 







雨稍停, 一對印尼夫婦坐下開餐。八卦團友上前搭訕問食乜嘢。友善的夫婦很隨和, 笑着解說。不過傾咗一輪都係雞同鴨講, 大家哈哈哈當明白囉。
 







路邊發生一段小插曲。雨停下來, 一個行都行唔穩嘅B女手執比她還高的掃帚去掃垃圾。這可說是我在印尼遇上最有性格的小女娃, 她的執著和堅持精神深深地感動了我。
 







東掃掃西掃掃, 掃得很起勁。
 







B女話點解掃極都掃唔完? 高舉掃帚抗議。
 







B女手執掃帚不放, 好似將軍劍不能離身。
亞媽話: "乖女, 食啖飯再掃啦, 亞媽知你盡晒力喇。"
B女撐大喉嚨狂哭, 哭聲震天。 "唔得! 未掃乾淨點都唔食, 我唔可以放棄原則,你咪迫我啦。"
 








喊到力竭聲嘶, 抖一抖等陣繼續仲要去掃。
亞執, 講執著你未必夠班喎, 學嘢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