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印尼之旅(九): 重回凡間



徜徉於「婆羅浮屠」大半天, 從「欲界」昇至「無色界」, 洗滌了不少凡塵。 離開「婆羅浮屠」佛塔遺跡的一刻, 又得重投大千世界, 處身世俗煙火之間。






婆羅浮屠」外圍的公園也有不少石碑, 從它剥落殘缺的外表看來, 該也有相當年代的歷史了。
 







此程處身印尼文字之中, 少見外文, 一切標板指示都得靠猜。KELUA(出口)是我最早認識的一個字, 看到它便知向何方向歸隊。最高那塊牌KELUA PINTU V是「Exit Gate 5」。
 






綠茵上嬉戲的姊弟倆, 一派天真斕漫。成年人相信已失去了踩草那份赤子之心了。







人生正在起步, 迎接他的是什麼呢? 這無憂無慮的歡樂日子還有多久呢?
 







不戴頭巾多自然。小妮子不明白媽媽為什麼將個頭包到密不透風?
 







印尼人民一般生活隨和, 少了大都市那種匆忙, 連雞隻也在公園悠閒到處蹓躂。未知牠是否有主的雞隻?
 







雞公仔, 尾彎彎。
 






印尼人似乎比較容易謀生, 站在路邊放幾隻水果也可以開檔。你看她叫賣叫得多起勁。






這位老伯不知道在賣什麼東東?
 







小小生意, 都算係老板娘。
 







大嬸話最後一件, 20, 賣完收檔。
香港客最叻劈價, 佢話204件就差唔多。

 







椰青是印尼最常消暑解渴的飲品。
 







呢位大嬸刀法如神, 劈椰子刀刀入肉, 唔駛幾秒一隻, 多啲嚟密啲手。不過佢老公就日夜擔心, 俾老婆捉到包二奶, 手起刀落, 個子孫根就凍過水。
 







三個女人拍埋開檔, 正式三個女人一個墟。
 







檔主呆望兩隻扯線木偶, 不知在想什麼?
 







某旅遊巴司機偷空夢會周公。不敢怪他, 開旅遊車委實是太累了。讓他睡足, 開車安全啲。
 







可憐兮兮的瘦貓。
 







接著是參觀銀器製造工場。
 







工人用機器抽銀線, 以重複的步驟把銀線逐步抽至適當的粗幼。
 







工人從一軸銀線中慢慢扭出飾物。
 







鑲嵌掛飾。我沒敢問她們的薪酬有多少, 相信收入也是菲薄的吧。
 







聚精會神的焊工。桌旁點綴著一株常青植物, 看來師傅該是個喜愛藝術的人吧。
 







「敢將十指誇針巧,不把雙眉鬥畫長,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這一隻隻蝴蝶, 最終會落在誰的襟上? 流散到地球上什麼角落?
 







銀店裏的一對木偶。
 







銀店裏的大紅剪紙(膠片?)掛飾, 配合春節氣氛。
 







銀店內另一老人木雕像。
 







銀店前小花圃內的佛像和婆羅浮屠「無色界」裏的舍利鐘塔仿製品。
 







又是祭肚時間。導遊拉隊到BS Resto餐廳吃午飯。餐館上一隻大型綠色帳篷, 頗具特色。
 







印式自助餐, 味道不錯。
 







餐廳帳篷外的水池, 可幸沒有蚊蟲, 不用出動帶來的蚊怕水。
 







我本以為印尼是多乞丐的地方, 但實際上所見甚少, 有的都是羸弱長者或傷殘者, 看不到有少壯的或兒童行乞。不似我在印度所見那些有如蒼蠅般的童丐群, 人人伸長手掌, 如影隨形地拉着遊人的衣服死纏爛打。就算在先進如巴黎, 我也曾被一群吉卜賽乞丐纏身而差點兒被劫。印尼人似乎比較自重, 在路旁放幾隻水果賣幾個錢, 總比攤大手板行乞來得有尊嚴。
 







《射鵰英雄傳》中的洪七公一張長方臉,頦下有鬚,粗手大腳,身上衣服東一塊西一塊的打滿了補釘,手裏拿著一根「打狗棒」,身法有如迅雷,遊戲人間, 神龍見首不見尾。雖為乞丐,本應只能吃冷飯殘羹,但卻捨不得放棄美食。
未知這位老伯是否印尼丐幫幫主?
 







打機緊要過食飯。
 






車仔麵大叔放低檔攤, 生意都唔做, 走去眾香國中揩下油。






觀棋不語真君子。但白T-shirt位大叔就手多多, 仲指住棋盤話唔行呢步死梗。
 







問汝何所思? 問汝何所憶?
 







這位大叔蹲在路旁, 一手持小鏡一手刮鬚。望着鏡中人嘅靚仔樣, 諗住今次雙睇實有行。
 







離開郊區的「婆羅浮屠, 重回日惹市區。
 








Space for Rent.
KFC唔租個位撼低麥記就執輸咯。
 







見見下就習慣的摩托車群。
 







日惹好像特別多「易服者」。
其實我唔太想叫佢地做「人妖」, 因為佢地並冇侵犯他人, 係佢地嘅個人取向啫, 關你乜事?  真正嘅人妖係政壇上覆雨翻雲興波作浪, 妖言惑眾, 殘民自肥嘅妖魔鬼怪。
 







男扮女裝的易服者都有共同的姿態。一般都是輕聳肩膀, 微啟雙唇, 嘴角含春, 雙臂作九十度輕懸腰部, 目光流盼之間作烟視媚行狀, 大拋媚眼, 嗲聲嗲氣。參選港姐搵佢做形象顧問必定入三甲。
 







呢位「姐妹」就未扮得十足, 只係"裝胸作勢", 唔湯唔水。不過你咪話, 後座有人搞低車玻璃窗同佢打下牙骹。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