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春節遊 (之六) 外一章

短短的一程廣州遊, 竟也可以連寫六篇, 看來有點作大 口水佬改不了習, 執住一樣便加鹽加醋, 天花亂墜, 看官有怪莫怪, 聊博一粲而已

講得興起, 一發不可收拾, 也就寫點旅遊期間碰到的一些趣事作為結尾


<食相>

一般旅行團都預先依團友的人數組合分派用餐座位, 所以派到哪張枱便坐哪張, 沒得選擇。 與你同枱的團友可能是你前生500次回眸換得今生的一次同枱吃飯 這次旅遊同枱的團友中其中有一對母女。初會那女兒, 感覺她珠圓玉溫潤, 架金絲眼鏡, 寡言少笑, 舉止嫻雅。可是一坐在飯桌旁, 竟然判若兩人。她很有策略, 每次都挑上菜位坐。佔了有利陣地, 菜一上桌正好在放她的面前。先來了一碟炸子雞, 她眼明手快, 一下子先挑三塊最肥美最少骨的堆在自己的碟上。再來一碟蒸魚, 她一舉筷子, 趕忙把魚腩挑出一大塊, 連骨帶肉往嘴裏送, 舞動幾下嘴唇, 已經把魚肉吸盡, 連隨吐出魚骨, 動作之嫻熟讓人佩服。又來一碟紅燒豆腐, 她一馬當先, 夾了一塊往嘴裏送, 可是的豆腐實在太熨口。 這不打緊, 只見她雙唇有如金魚吐泡, 一張一合, 熱騰騰的豆腐就在她的舌頭間翻滾。 我多擔心她會被熨出眼淚。不過少為她擔心, 降了溫的豆腐兩下子已經滑下她的肚子了。菜吃夠了, 她便端起飯碗吃飯, 三扒兩撥之間飯已吃盡, 只留下幾顆黏在下巴和嘴角的米粒。我多想向她打個手勢, 示意她留意面上的米粒, 但想想又感覺有點唐突, 也就作罷了。最後來了甜品(西瓜), 依份量大約每人兩片, 小姐大概算術不精, 一個不客氣, 牙簽一掃便挑了四片。幸好同桌有團友不吃西瓜, 也就由她吃了。用餐完畢, 小姐優雅地呷一口茶, 剔剔牙, 定過神來回復淑女狀態, 有如四川變面, 簡直嘆為觀止。


<人不可貌相>

同桌吃飯的另有母子倆(婆婆約八十開外)。兩母子起初沒有太多言語, 只是默默地吃飯。吃着吃着之間, 團友漸漸熟絡起來, 其中一位師奶先挑起話題, 批評今時今日只有父母帶子女出外旅遊, 少見兒子帶父母旅行, 並且大讚婆婆好福氣, 有子如此考順。其他的團友接著起哄, 你一言我一口語附和, 頓時鴉雀齊鳴, 好不熱鬧。這下子婆婆要發功了, 不鳴則已, 一鳴驚人, 好像佔了主席位, 講述自己一個寡母如何辛苦帶大兒子。接著婆滔滔不絕地講自己的威水史: 「我日日行山運動打太極。我住山區, 出入小巴都唔坐, 跑住上山番屋企, 兩蚊都慳番埋。 試過有對行山夫婦見我伯爺婆以為好蝦, 個老婆話我欠佢老公錢, 要我還。我話我唔識你老公, 叫佢嚟對證。如果唔係我拆佢骨, 有左手斬左手, 有右手斬右手。點知個老婆真係帶埋老公嚟屈我。我一見佢老公就質問點解要屈我, 要佢跪低認錯。 (此時婆婆爆粗口) 杏加橙唔肯跪, 俾我一腳踢到彈開成丈遠, 我話再唔認錯拉佢地上差館。」 講完威水史, 婆婆接著又講一些自己的靈異經歷: 「有一晚我行山, 見到個後生仔坐響度粒聲唔出。 我話後生仔, 夜麻麻, 番屋企啦。睇真啲點知佢胸口冇晒肉, 淨係得棚肋骨。仲有一次見到人吊頸, 飄吓飄吓。」 婆婆好火氣, 好像慈禧上身, 大有君臨天下之勢, 愈說愈來勁, 有聲有色。 兒子表現似乖乖仔, 只在聽, 一直沒有插嘴, 讓母親獨佔講壇。 此時兒子低聲向我們打個眼色說: 「亞媽有陰眼, 成日見到嘢架。」 聽罷一段故事, 大伙兒散水, 回酒店上房休息。

 
<酒虫>

同桌吃飯的是另一對50開外的夫婦。丈夫無酒不歡, 去到哪飲到哪。他飯菜吃得不多, 倒是午、晚兩頓飯都酒杯不離手。還未上菜, 他先從手提袋拿出一瓶私伙紅酒放在自己面前, 然後自斟自酌, 一直喝得滿面通紅。席上餐館提供免費可樂, 有團友禮貌上為大家倒上一杯。那婦人搖手示意婉謝: 「我地只飲紅酒, 唔飲可樂嘅。」 晚飯尾聲, 那丈夫已喝得臉膛紫赤, 有如煮熟龍蝦, 但意猶未盡, 再叫了一罐啤酒漱漱口。我猛然發覺他整頓飯由始至終未呷過一口水, 一口茶或一口湯。
  

<緣份>

隨旅行團遊玩不免帶點社交活動, 朝見晚見總不能大家面左左。 旅程一般開始時大家有點陌生, 不會隨便開腔交談, 頂多是點點頭。一兩天下來碰面多了便開始解凍”, 漸漸熟絡起來: 早餐碰面時互道早安、車上互遞零食、請教稱謂、比較一下剛買的手信。 可是一般這已是近行程的尾聲了。餘情未了的話, 頂多是回程時在領行李處互道一聲「拜拜」, 然後大家歸心似箭, 各奔前程。

記得曾經有一次遊緬甸, 那次團友之間特別融洽。其中一位獨自來遊的伯伯看來很有教養, 十分友善好客。逛寶石店時他選購了紅寶石和幾件飾物回港給太太和女兒作禮物, 內子還給他提供了一點意見。慷慨的伯伯在旅程最後一天自掏腰包請大家吃了一頓晚餐。另一對團友是戀人, 男的對女友千依百順, 女友說要吃雪糕, 他便一陣風去給女友買回一杯, 恩愛得令人羨慕, 連累我讓內子埋怨我不夠體貼。由於大家玩得投契, 有人提出交換電話, 日後定期相約飲茶。回港後也真的敍會過兩次, 可是未能持久, 漸漸再也沒有聯絡了。後來聽說那對戀人結了婚, 然後又火速離婚。人的緣份有如萍水相逢, 隨緣聚散。

我比較慢熱, 也不容易在短時間內跟陌生人搭訕, 這方面內子也嫌我太拘謹。我的朋友K倒是一位天生的交際好手。與他出外旅行, 只消一天時間, 他差不多已經識咗成村人”, 話匣子一打開可以天南地北談個不停。大概他那大胖子的形象視覺上少了一點攻擊性, 多了幾分和諧, 讓人放下防範之心而樂於接近吧。

 

<領隊與導遊>

天鵝優雅地在水面滑行, 看來悠然平靜, 但很少人會看到水底牠那雙忙於撥水的腳蹼。遊客便是水面的鵝, 領隊與導遊(簡稱領導)便是水裏的雙蹼。領導是旅行團的靈魂, 大海中的舵手。 無論何時何地, 從集合、派發機/船票、出入關卡、交通安排、三餐食宿、景點遊覽, 以至途中不幸頭暈身熱或寄失行李, 一切自有他們的安排, 你可以安枕無憂地旅遊。

領導工作勞心又勞力, 是個苦差。除了要照顧旅途上一切細節的安排, 自己的寢食也不安穩。例如此程第二天我們因交通擠塞而誤了預訂晚餐時間。當時餐館客多不夠人手招呼。兩位領導只得親手為團員斟茶遞水, 擺放杯碟, 甚至入廚幫忙遞菜上桌, 寒冷天氣下仍忙得滿頭大汗。席間還得穿梭餐桌之間, 詢問團友是否滿意, 食物是否足夠。當團友們飲飽食醉, 準備上車時, 他倆仍未進食, 只得打包回酒店填肚。

領導勞苦功高, 由於經常外出工作而犧牲了不少家庭生活, 而且收入菲薄。 如非碰上懶散失責的領導, 一般我都會善待領導 --- 自由活動時邀請他們飲咖啡, 給予額外小費, 甚至買手信時給他們送一份。

旅行團中總有一些自以為付了團費便可以對領導頤指氣使, 因小事便滿口怨言的惡客。記得一次遊埃及, 領隊是一位矮小瘦削的四眼青年, 大概他初出前茅廬, 樣子有點怕事。此團是一個「香港客」與「台灣客」的組合團。兩川匯流, 自是清濁分明。港客大都很低調, 隨遇而安。而台客則十分囂張, 盡顯名牌服飾, 甚至金勞鑽戒。台客見年輕領隊看來好欺負, 沿途對他指手劃腳, 諸多挑剔。台客到了埃及博物館嫌悶, 要求改去別處購物。港客當然反對, 結果台客們拒入博物館, 寧在門外鼓譟, 之後不了了之。到了餐館, 台客又嫌食物不合口味, 要求領隊替他們出外另買海鮮交廚房加料。領導當然不會同意。台客中一名大漢頓時發狠, 揪住領隊喊打。眾港客見勢色不對, 馬上挺身而出, 勸阻之下才沒出事。此後幾天, 旅程便在擾攘中完結了。旅行不外出外散散心, 拋開日常的生活, 看看外間的世界, 又何必把「家」帶在身邊?

<行裝>

如非因長線旅遊需要多帶衣物用具, 我通常是輕身上陣, 背囊一度, 頂多加個不用寄倉的隨身小型滑行手提箱。旅行遺失行李是一個噩夢。我在土耳奇便試過不愉快的經歷。抵達伊斯坦堡當天, 領取行李時發覺內子的行李箱在中途站轉機時被遺漏掉。由於團隊趕時間不能等, 只有先報失, 繼續程等候通知。幸好第二天機場將行李送回我們入住的酒店, 但也累得內子要在當地另買衣裳頂當。自此後, 我們出門都在兩人的行李箱內分放自用的衣物, 失了一件行李也不至狼狽不堪。Don’t put all your eggs in one basket (別將所有雞蛋全放在一籃子裏)絕對是明智之舉的。

 

<春節遊全輯完>